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王叶|一次相遇。》

如果他们相遇过。

脑了很久的破镜不重圆,还是算了。爱老王。


王杰希是一个人上的高铁。

他不爱坐飞机,不踏实。带队老师是个才毕业没多久的小姑娘,念了半天团队活动的重要性,王杰希比她还高一点儿,垂了眼低了头说,队里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他还有点准备要做,能多学一会儿是一会儿。
带队老师拿他没办法——教练急病住院了半个月,她是杭州人,纯粹是看竞赛在杭州办,临时充数才顶上来,也算有个成年人管着几个小孩儿。都是十几岁的孩子了,正是有主意的时候,不要说她了,换谁来能说听呢?

王杰希正是在拔个子的年纪,挺直了腰杆像一棵挺拔的小树,脾气又安静;兴许是队长当久了,还带着一种不和年龄的早熟,又有一点恃才而凶的味道。没等老师接话,自己把电脑合上,转身走了。
“麻烦老师退一下机票,我已经自己定好高铁了。”
王杰希就这样说,不愿多嘴了。

北京南到杭州东六个小时的车程,加上前后火车站里消耗的时间,说不定比纯粹坐飞机还要更慢一些。王杰希几乎是卡着点上了车,邻座已有一个把鸭舌帽扣得很低的少年。王杰希瞄了一眼对方满身的奢牌,暗自稀奇:这是为什么买二等座呢。

也就如此一闪念。报了平安后他掏了飞机枕休息。准备比赛毕竟辛苦,一路无梦,醒来时已是午后了。

他从包里摸了块湿纸巾出来擦了把脸,朝窗外望去。高铁的行进速度太快,细节看不清楚,只有一片一片的农田飞着掠过。他身侧的那个少年似乎也是在对着窗外发呆,在夏日的阳光里侧脸轮廓清晰地宛如剪影。

他无意盯着别人多看,想错开眼睛,却又被那人撑在脸侧的一双手所吸引。五指纤长,指节分明,指甲被修剪成了圆润柔软的弧度。这一双手白得惊人,漂亮又精细,倒显得其他的都平凡无奇,连白玉般手腕子上温柔似女款的名表都显得粗糙讨厌起来。是这人本身白得像是个瓷娃娃,王杰希漫无边际地思考,得怎么样才养出这么白的一个人。

那人眨眨眼。长长的眼睫毛在剪影中颤了颤。

王杰希镇定自若地收回窥探的眼睛。对方的小桌板上有矿泉水压着一张A4纸。临时身份证明,只能看见有一个叶字。

火车还有两个小时到杭州。

 
 
评论(4)
热度(37)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