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装逼邪。》

我他妈簇邪写的难受死了。随便记一下写的过程中的想法。

鸭梨真的是非典型型奶狗。他和吴邪又像,又不像。他小时候过得苦,长大了就成熟得快。对着大邪一股奶味儿,一半因为沙海邪是真爷们儿,黎簇内心崇拜的向往的不行,一半因为他自己本能的感觉到那种温柔,三叔自己都点出来的那种,吴邪特有的温柔。他那股奶味儿是他自己愿意的,甚至是他主动暴露出来的,非要说的话好像丧家之犬终于找到了向往的一个过路人,试探着露个肚皮给你看。

最虐的是他又自尊惯了,不太好意思崩人设,嘴里说不好也就罢了,连心里都要遮掩着说学你不是因为我愿意,是客观原因费洛蒙招惹的。他以前对归宿该长什么样都没概念,丢了爹真是要疯,不安全感爆棚。等接受了现实了,缓下来了,恍惚好像摸到了归宿的一个影子,却又不太清楚。他想找个归宿,都不知道向往谁。其实大邪可以是的,但是他又没法说放下就放下。苏万那里是兄弟,他不想打扰兄弟团圆。吴邪那里是老板,是领路人,是他他妈当年一眼看到就被惊艳住的人。但吴邪为闷油瓶,为吴家做了那么多,他也是看在眼里的。他说服不了自己去加这个塞儿。吴邪为了张起灵出生入死,他为了吴邪出生入死。就是那么回事儿。我心里的簇邪是一种黎簇无法挣脱的大崇拜,和无法自拔的大自尊的来回拉扯。每当大邪一个逼装成了,或者单纯黎簇给震住了,那黎簇就得跪下唱征服。

而我们知道,吴邪现在还蛮擅长装逼的。

 
 
评论(5)
热度(89)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