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不是脑洞,是陨石坑

tag请走:all叶/江湖之远 all叶/诡道

【全职/肖叶】都是大眼的错-[点文]

给柔裔小天使的点文!猎人背景真的超棒但我实在记不太清……于是有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东西…请勉为其难地收下吧?说起来肖叶真是冷得可以……
两人本来就有点意思的前提(。
叶修-变化系。肖时钦-具象化系。杰希王-大战后新霍格沃兹毕业生(根本没用到这些QAQ


叶修扑通落地时嗯了一声,他摔得迫不及防,竟然还有软着陆——待遇那么好?望了望四周,黑乎乎一片,只有身侧倒着只玻璃罩的油灯。灯火跳跃得波澜不惊,他心中一转,便猜出这是念的产物。

具象化系?哪个倒霉孩子用这么鸡肋的玩意儿当武器。

除非……

"麻烦你先下来行么……"

叶修拍拍屁股站起来,解放出臀下趴着的年轻男人。男子挣扎着爬起来戴上眼镜,呸呸呸吐出嘴里的沙砾,才举起油灯就被对面的虚胖又苍白的脸吓退了一步:"叶神?!"

叶修被糊至眼前的灯光闪瞎了狗眼,捂着眼丝毫不影响发挥,镇定又熟稔地打招呼:"这不是小事情嘛!"

"是肖时钦。"

肖时钦无奈地跟了一句,并不指望对方能真的听从。这位大爷要喊绰号那谁也拦不住,一代拳皇韩文清在还是小韩的时候就被迫荣登老韩,张佳乐、王杰希也都快凑满十年份的"乐乐"、"大眼",不知能不能召唤神龙。

叶修放下手假装四处看风景……修正,他是真的在看风景:"你认出这是哪儿了吗?"

肖时钦摇头苦笑,痛快承认道:"一点都不。"

叶修耸肩,放弃了放出念,兜兜转转了一圈,亲自探索。这地儿一点都不大,叶修踱着步子走几步就到头了,大概是3m*3m的正方形。叶修敲敲墙壁,发出咚咚咚的响。"空的,打不动?"

肖时钦点头又摇头,手上忙活着忙着擦鼻子上的眼镜。"没敢用全力。"

肖时钦的能力放眼全世界也是极少见的——作为一个具现化系,他的武器是个机械箱。而这个机械箱内,竟还能再成一方天地。虽然并非擅在攻击,但若他铁了心要当炮台,杀伤力也不容小觑。个人能力天注定,有些人就是得天独厚。人比人能气死人,此话当真有理。

这话又说回来,难不成叶修就是好捏的柿子不成?

聪明人聊天从来不需多说。这地方不知底细与深浅,毕竟还是适可而止,小心为上。叶修思索片刻,决定对这位与自己同列于四大心脏……咳,四大战术大师之席的汉子抱持充分的信任,就地坐下,懒洋洋地问:"小事情啊,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不,说出来给咱开心开心。"

"本来我……等等?!"

"咳,我是说,来给说说你怎么掉进来的。"

肖时钦脸上的笑都僵了,凑近些也盘膝坐下,好让灯光也照顾到对面:"我本来在用王杰希给的那个……腐路粉吧?结果还没喊目的地就被小戴给推进火堆了,然后就在这里了。"说着,肖时钦亮出自己按着的左手手腕,亮晶晶的机械表要死不活地走着。"按照我的身体时间,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但我的表只走了半个小时。"

叶修真心实意地说:"你真闲。"

"……是挺闲的。"

无力指责对方得了情报还卖乖的行为,肖时钦特想抹把脸,忍住了,问道:"那叶神你呢?"

"我啊,当然比你好得多啦!"叶修摸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了根烟,看看肖时钦阴云变幻的表情,还是别过脸,努力把烟气喷得远一点。

"壁炉这么高大洋的东西咱兴欣可没有,我就把烧纸钱的盆儿找出来点了堆火,包子在我要进去的时候把一瓢热豆浆浇火盆里了……"

肖时钦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说完自己就先后悔了:"你们当中出了一个叛徒!"

"说什么呢!妄图破坏我大兴欣团结的人都是反动派!"

肖时钦没忍住抹了把脸。

"怎么了小事情,被我兴欣团结友爱和谐互助的民族关系……我是说,队友关系迷住了吗?怎么样,来咱兴欣玩玩?"

叶修和颜悦色。肖时钦觉得这个画风有点眼熟,犹豫地问:"朋友,你听说过安利嘛?"

叶修也给问倒了,不动声色地迷茫了下:"哪个cp的?"

"……"肖时钦这回听见了熟悉的名词,大彻大悟,特犹豫特小心特知心葛格地道:"叶神,这种东西还是少看。"

叶修也回过神来了,这顶帽子一扣,他多少英名也不够玩的啊!于是皮笑肉不笑地道:"苏沐橙……"

肖时钦这下彻底明白了,"戴妍琦……"

两位队长面面相觑,终于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叶修说话不客气是种族天赋,撩拨起人来从来不带cd,脑子都没转,垃圾话就溜出了嘴:"我跟沐橙当了十几年最佳搭档才打开新大门,小事情你可以啊,有前途!"

"我只是帮她关了电脑……"肖时钦垂死挣扎。"难道你的情况能比我好?!"

"我啊,当然比你好得多啦!"叶修义正辞严。肖时钦心说这剧情有点眼熟,只听叶修大义凛然地道。"我可是陪着沐橙看剧才知道的!"

肖时钦立地成魔了。

"……哪里比我好啊?"

"不做死就不会死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叶修十分恨铁不成钢。

"……你有资格说我咯?!"

肖时钦只觉得满地槽点压根吐不过来。

叶修吐了个烟圈,晃晃悠悠地飘到肖时钦眼前。肖时钦在叶修下来之前,跟未知搏斗了三个小时,状似冷静,实际心里的弦绷得死紧。叶修大智若愚(……)地跟他扯了半天皮,倒是让他放松心态,冷静了下来。

他吹了口气,那烟圈就晃晃悠悠地又飞回去,散在空气里。

"……谢谢你啊,叶神。"

叶修早以一个奇妙的姿势——与其说是沙滩美女不如说是卧佛——在地上,笑得极荡漾地享受自己的烟。闻言眯了眯眼,轻飘飘地扫了肖时钦一眼。他的半张脸隐在暗处,火光明灭,一双眼像星星似的闪烁。

烛光能掩饰许多罪恶、困惑、不完美。

肖时钦有一瞬间的愣神,不过一瞬而已。

"大眼已经知道这情况了,我们在等两小时就好。……在这是十二小时,"他皱皱眉。"我主动来陪你诶,有没有被我感动?"

肖时钦悲从中来,灵光一闪,学对方来了个皮笑肉不笑。

"感天动地,我以身相许,够吗?"

忘说辣!什么cp的安利一梗来自微博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