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簇邪|手串。》

簇邪簇无差。背景是无所不知

还有个后篇,解释下这个串儿。我觉得手串本身比较重要


微信,联系人,tag,“a”,点开只有一个人。黎簇熟门熟路的点开名片,看了两圈朋友圈,退回去,发送消息:“具体地址发我一下。”

微信里吴邪是单独的分组,组名改来改去好几次,终于变成a不动了。好找。最顶上的位置。

吴邪难得秒回了,给了一串进村上山某大树下的描述。

你个脑残。黎簇不耐烦,我他妈要寄快件的地址。

一时没有回复。黎簇看手下在门口等着,干脆喊进来先交代生意。事情挺多,人有点紧张,问了好多乱七八糟的问题,黎簇听的一肚子火,骂了一句,要不要我教你客人迎进来用哪个茶杯?晚上睡觉找哪个女人?真有什么事就打电话,一共歇一个礼拜,没我铺子还开不了门了是吧。

手下不敢问了,寒暄了两句要告退。黎簇想到什么,把人喊住,“我之前喊你留的那串南红呢?”

明天给您送过来。

“找个破盒子包一下。”黎簇点点头,“你去吧。”

果然按时送了过来。南红是收来的老南红,盒子是老红木家具拆开重新打磨的,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打开一看,在北京的大冬天里依然很润,有好好养过。

黎簇看了一会儿,把手串拿出来,伸手去比划。手串很朴素,就简单拿线穿了,留了个结调整大小。他给自己的左手戴上了,看了一会儿。沙海里晒得黑了,小麦色的手臂配几乎正红色的圆珠,长度也不合适,露出一小节绳子,土了吧唧的。他年纪轻,入了这一行,平时注意多练,不知不觉肌肉就上去了,手腕粗了一些,和以前死读书的样子不能比。老法头说,手腕细,就是没干过力气活的读书人。

他把手串撸了下来,又把绳结抽紧了,拿手指去量内圈的粗细。看了一会儿,又放回盒子里。手机叮咚一声。

他把桌上的签字笔摸起来,开始写快递单。


————

这不成篇,也没头没尾,但我就是写了很多这样的东西,还很喜欢。

对不起语文老师。我的语文老师其实真的很棒。

 
评论
热度(51)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