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黑邪|山货。》

我。美食博主。

我流黑邪。带了点瓶->邪。大背景是娘家人,其他前文懒得贴了。

我是不是弄一个集锦贴比较好?



雨村里一下子多了好多人。人气很足。

闷油瓶本来就喜欢天天上山转悠。他的生活作息很规律,朝九晚五,往家里揣山上特产。光是这里的野山菌我就收了好几大包,家里老娘,二叔,乃至长沙老家里我奶奶,人人有份。现在多了瞎子小花两张嘴,正好,全能吃干净。

最近我爸微信上找我,跟我说,这里的山货很好,要是方便,可以再寄一点。话说得很委婉,我心领神会地答应了,保证给稳定供应,昨天晚饭的时候就跟闷油瓶提了一下。这里算得是深山,东西确实很不错,给家里人养生炖汤也是应该的。

他点点头。瞎子听了,也说得,他也一起去找点,二叔头发都白了,多补补。

我也点点头,很真挚地表达了一下感谢,心里有点叨咕。你们两个老妖怪,还说别人头发白,再过几年,我都要有白发了。

他俩约了今天一早出门。怎么说也是在帮我孝敬长辈,我很识相地难得早起,给炒了菜、蒸了馒头,搭配了一小罐雪里蕻,收拾做他们中午的干粮。怕吵醒人,一路小心翼翼的,灯也没给多开。

雪里蕻是我们江南常吃的咸菜,似乎北方不多,我有心好好做,昨晚泡了笋干,今天特地切了炒了雪菜笋干毛豆,香的不行,灌完瓶子舍不得走,自己都偷吃了好几勺,拖沓了一会。

我生物钟里就是早午饭将就着一起吃,现在不饿,吃了两口毛豆后正在洗勺,突然有人猛地拍我肩。闷油瓶和黑瞎子两个人,会给我很强的安全感(我是说对敌。这屋子里瞎子揍我经验最丰富)。我肌肉条件反射地绷紧了一下,立刻又松懈下来,回头想去看是谁。结果一别过脸,脸颊就顶在了一根手指上。

我无语,道,这是什么年头的老梗了,你无聊不无聊。

他拍我肩膀的时候,扶着我肩的那手,食指竖起来,我一回头,就好像主动把脸送上去给他戳了一下。

他咧嘴笑了笑,松手去看我收拾的包裹。偷吃,馋鬼。他很配合地放轻声,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师父沾沾哑巴的光。

关小哥什么事,我说,请你们两位多担待,认真干活,谁找得多,回来给加鸡腿。

瞎子又是没出声地笑。我说你这不如笑出声呢,跟抽了似的。一边说话一边打开柜门找水壶。闷油瓶有个自己的小水壶,太空杯,山间有溪水,正好挂在他的背篓上,轻便。雨村这不比杭州,没备用的杯子,我就把我的塑料水杯掏出来洗洗,说你今天凑合用吧,我马上网上给你买。

“走了。”

我转过身,发现闷油瓶站在厨房门口,手里拎着两个背篓。

“别急。”瞎子伸手去拿那两个小布包袱,我把身体往边上让,头在打开的柜门的位置撞了一下,软的,是瞎子拿手挡了。

“走了。”

闷油瓶又催了一下。感觉有点奇怪,心道闷油瓶你急什么急,我都没急。瞎子应着好好好走了走了,把两个包裹都搁篮子里,自己背上了。

我给闷油瓶把水壶扣上了,他跟个幼儿园小朋友似的,站在那看我扣。我的水杯是密封杯,光秃秃的,我看了下,给瞎子照样塞背篓里了。

一路把他们送到家门口,闷油瓶转过来,朝我点了点头,这意思是不用送了。我也点点头。瞎子没回身,只是很酷地摆了摆手。


————
我他妈天天顿顿时时都在写吃。

然而八点半了,我自己晚饭还没吃。

 
 
评论(7)
热度(150)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