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黑邪|搓澡(上)。》

有瓶邪内容。将有花邪内容。

今天睡了五小时就去上课,回来之后就着这个一阵狂写,发现写不完,太困,拆这段先发假装自己可以日更。


雨村里装修很困难,买来的老屋又几乎没有版型可言。接小哥前我没什么心思,随便把采光比较好的一小处给简单规划了下,修了个三室一厅一厨两卫,扔给下面人装修。

这里天天跟黄梅天似的,卫生间难修葺,打理起来又麻烦,真是怕每天都要去厕所擦霉点子。我的本意是,大老爷们,冲个澡就可以了,一人五分钟的事情,就不要搞得太排场了,冬天共用一个还暖和呢。

结果胖子居然觉得不够用。内卫和卧室连在一条走廊上,相对小一点,他他妈嫌淋浴间是那种拐角式的,他腾挪不开。

我瞅了瞅他的体型,比划了一下,只好说那您请外面走,外面也装了淋浴间。他还是不满意,理由升级了,居然他妈的嫌搓澡腾挪不开,问我这装的什么修啊?小哥以后要你来伺候着擦个背怎么办?

我作为南方人,完全无法理解,目瞪口呆。小哥居然帮我接了下话,说他可以在室外。

我和胖子都同时想起他不分季节给自己冷水冲凉的恐怖回忆,缩了缩脖子,这个事情暂时就过去了。

小花从雷城里出来后,要来我这修养;瞎子也被我请过来了。瞎子好处理,此人的舒适区相当宽广,给个睡袋估计都能住。小花大少爷一个,又是病人,把我吓得不行,生怕他身价太高,住不惯小门小栋。

反正这里屋子买的够,都是改建到一半的毛胚房,我琢磨了下,把我屋后的仓库和我们的走廊连通,让瞎子和我一起用“内卫”;小花呢,我直接给搞了一个套间,装了全雨村第一个现代陶瓷浴缸。所有选材和家具,从屋里防潮到卫生间下水,冬天保暖夏天保冷,全都是我(在朋友的指导下)亲自弄的,学建筑其实不搞室内装修,但大学时的我怀着一颗装修自己小家的少男心,多少也会一点。

看我给小花修了独立卫浴,这次胖子说什么都咽不下这口气,让我也给他单独整一个不可。

“这个屋子格局已经定了。“我是真的没办法。”要不我门口给你牵根水管,你也露天。“

瞎子本来蹲在边上打鸡蛋,瞅我一眼,帮腔道胖爷,我和我徒弟都主动用小的那间了,他给我打肥皂我都扭不过胳膊的。条件那么艰苦,您也凑合一下,咱不如思考思考今晚吃什么,吃顿好的赛天仙啊。

胖子也说不出这事情该怎么解决,无奈作罢。我怕胖子又跟我打岔,跟着瞎子进厨房,假装在帮忙。他还在打鸡蛋,手上咕嘟咕嘟的,似笑非笑地道,师门不幸,徒弟来帮忙搓个澡都要我出卖灵魂。

我也是等瞎子来了后才明白他们对搓澡的坚持有多深切。

以前在四合院里,他就喊我帮忙。多半是夏天秋天,直接露天,我就跟杀猪似的撸个袖子穿个大裤衩给他搓,一边搓一边诅咒他的肉体。结果大冬天的还要不辞辛苦地这么整。我怕冷,不肯去院子里,两个大男人蹲在一个小浴室,我每次都湿一身衣服。我问他这他妈竟然是正常操作?他道当然不是,人家搓澡的也是脱光的。

我是一个没有澡堂经验的南方人,更是一个不愿意把自己的软肉露出来自取其辱的人,只好屈辱地说那我还是穿着吧,然后在他喊我搓澡的时候假装睡着。

他刚才给我眼色,意思是让我今晚识相一点。

“看你这不情不愿的。”瞎子用筷子顶我脑门儿,“你帮我把冷冻层打开,第一个抽屉。”

我被戳的惨叫一声,一边揉脑袋一边去开冰箱。厨房里没有空调,冷冻层内外几乎没差别。我正心不在焉地琢磨这里怎么弄个暖气或者油汀比较合适,看到一袋子乳白色的小鱼,嚯了一句。这是银鱼。我离了杭州之后,还真是久没吃到了。果然这是封建王朝大毒瘤,老北京一个,连南方的细节享受都一清二楚。

“喜欢不。”他道。“看这个季节蛤蜊不好,就去搞了一点给你炖蛋。本来想用这个哄你来孝顺一下为师,哪想到你那么瓜。”

——

徒弟大了不由人里有个不算伏笔的伏笔,瞎子看见大邪爱吃炖蛋,去发微信,就是去找银鱼啦。(我真是特别无聊)

中走这。

 
评论(3)
热度(143)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