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黑邪|断章。》

大概是黑邪。

——

我最近时常上山。生活平静无澜的时候,难免需要自己去搜寻一些灵感和特点。

今天压力不重,只是为下个月的稿件提前做准备。这个月的任务才完成,这得归功于瞎子。我可以陪胖子嫖娼,带闷油瓶洗脚,但要与他们谈论专栏里能写什么,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还是因为前几日瞎子来找我麻烦,要我把他把四合院的那套音箱给搬过来。他那套设备小说也得六位数开外,运过来我的墙能轰塌,好说歹说让他订了两套耳机凑合。

他运气好,卡在邮政的送货日前一日下的单,加钱加急,昨日就到了。他提溜着耳机在我梁上守了半天,非要邀请付钱的人一起享受音乐。我正为死到临头的交稿日心烦,又对于欣赏交响乐缺乏底蕴,他用武力摁着我的头听了一晚上的影视剧原声,加之聊了一晚上的金庸古龙梁羽生。

我惊讶地发现,虽说是高中时期读的小说,此时还能回忆起大部分主干剧情,乃至蛛儿原名叫殷离,又或者老顽童在桃花岛捅了马蜂窝之类的细节,都能一点点从记忆里捕捉起。聊到后面,说得很有些投入与感慨。瞎子提着耳机回去了,我就着音乐写稿写到凌晨。

他把那个耳机留给了我,我正听音乐入迷,干脆就带着上了山。坦白说戴着隔音好的耳机出行不是什么好习惯,但山间无人无野兽,也没什么关系。卡了很久的一桩心事了断,我心情很好,盘算着回去把老版电视剧拉出来再看一遍,刀剑如梦在耳机里单曲循环。

我情不自禁地跟着哼了一段。山间无人,树木在风中摇摆,声音如透过耳机直入耳中。我把耳机摘下来,任风声与鸟鸣声穿我而过,再加上我有点荒腔走板的歌声。我唱歌水平很差劲,离人籁还差得远。但此情此景,天籁与地籁和声,仿佛世间无我,如浴室高歌,我唱得很投入。

翻过山坡下去,过一段小溪,就是村子了。我今天跟踏青似的,走得很慢,心道估计胖子他们着急。果然远远的看到小溪边蹲了个黑乎乎的人影。是瞎子背朝着溪水,对着我的方向,手里还拿树枝插着两条鱼,估计是闲着无聊随手抓的。

我一下子闭嘴了。我刚才是不是唱的有点大声?

瞎子看见我了,扶着膝盖站起来,懒洋洋地摆了摆手。我赶紧加快脚步,和他并行,一起过桥回去。

没有一个音在调上。他道。除此以外还不错。

 
 
评论(9)
热度(76)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