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瓶邪|某知名不具的人[02]。》

手机码文。夸我。下章我们的小张同学要上线了。

——
睡得太早,次日也被拖累着太早清醒。吴邪闭着眼抱着被子陷入沉思。如若他以前能多有这样的几日,张起灵也不必一大早被踹下床去,沦落到有夫之夫浴室里自己解决。

他向来是越夜越清醒的性格,越是半夜越是文思泉涌,精力集中。不巧张起灵向来作息严谨,除了某一时候跟了什么项目,实在抽不出时间而压榨睡眠被迫熬夜,其他时刻都是当代青年少见的十一点入睡七点起床。吴邪才与人熟悉的时候常常陪人熬夜催他入眠,直到在一起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巧合,而早鸟和夜猫之间存在的沟壑也许才是世间最大的痛苦。二人很是磨合了一番,还是他不敌大学早课与男朋友的双重重击而屈服于零点的时钟。然则灵感的到来与痛苦的肝图并不为外力所阻,他终究还是会手上回复晚安然后抱着薯片可乐被迫在电脑前奋战。

而少数的,住在一起的时候,他常会被人小猫崽一样拎上床睡觉,不能继续熬夜的光荣传统。张起灵一向是如此独断的性格,但后来也似乎对自己的霸道多有反省而给予改进:吴邪可以在他的怀里玩一会手机。在黑暗的房间里看电子屏幕容易增加青光眼的概率。张起灵舍不得他费眼,便开着卧室灯自己顶着灯光入眠。吴邪被这一招弄得心软到没辙,哪怕知道人无意如此也很是心疼咬牙了一番,干脆扔掉手机钻进张起灵怀里睡——平时他不太愿意如此,男性本能的征服欲让他无法适应——次日醒来的时间果然早了不少,腿间黏糊糊一片,身后被捂到温热的润滑剂糊了个彻底。张起灵灵敏察觉,笑意由吐息裹挟揉在他耳后的吻里。穴已被玩得如春泥般软糯可欺,乖乖含着人漂亮的手指。

不是说抱怨。兴致的不同或许还可弥补,性致的交错实打实地让人不爽。有好几次他在昏沉的梦里被身后与身前的刺激所惊醒,也有好几次他实在不堪受扰推人下床。他当然经历过求欢不成的桥段,仔细想想两个人可算作半斤八两。

这些都算得是可爱到可笑的轶事。那样温柔而酸涩的小矛盾以前不愿回想,因为恋爱中的人能任意为任意他所愿意的事情而似是而非地苦恼。反而是分手后会回想起这样细碎的矛盾。因为是充满爱意的,自然也是不怕推敲的。他们谈恋爱是隐蔽的,秘密的,不为人知的,同性之间铁哥们的遮羞布盖住了他们身上的标签。他本是双性恋,却深知自己作为家庭中独苗地位的重要性而从未暴露、也从未哪怕稍做尝试。若非是张起灵凭空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他几乎怀疑自己偶尔对于男性肉体的兴趣只是出于正直的好奇与审美的必然。出于这些考虑,在答应张起灵的交往考虑后的一日内他就向人提出了暗中恋爱的要求。而张起灵答应了。他几乎为此感到罪恶。张起灵亲吻他的眼睑说没关系。

他们的恋爱无声无息。他有很一段日子沉迷于《无人之境》,感同身受,为空气的甘甜所窒息。他们在深夜的校舍里无声又激烈地争吵过,在无人的街角里期待又紧张地激吻过,连碰触手指都能从头顶红到脚跟,又在名为兄弟的拥抱里大胆地在对方的颈上留下清风拂柳的舔舐。惊天动地只可惜不敢有风、又不敢有声,唯他摔碎的手机屏幕与家具上褪不去的伤口见证,此外大概只有那栋破旧的宿舍楼稍有所知,连最好的兄弟都竭力隐瞒。反而是分手后一刀两断地太过明显而不得不坦白,他平时只说友情走偏兄弟阋墙,暗地里诚恳又愧疚地向胖子与解雨臣痛快认错争取从宽。这二人是何等人精样的人物,翘起脚来毫无惊讶只说是原来如此,陪他撸串火锅唱K夜店,只是过了浑浑噩噩的周末,日子还要照旧如初。他在适应了微信里没有置顶没有人在等待回复的生活后也察觉出失恋的好来,比如至少他可以在想到往事而傻笑时实话实说。那些曾经隐秘的一个两个桥段,无法解释的三场四场浪漫,逐渐也多了一个渠道排解而被稀释乃至流淌去,风花雪月在茶余饭后的啤酒与烤串中消瘦。

白天总是比夜晚更适合思考,而黑暗永远适合怅然若失的感性。吴邪对自己的认知感到满意,掏出手机沉浸世俗开始刷朋友圈。一个夜晚积累了不少有趣的内容,他津津有味地看完,给好朋友不分精彩与否点上代表友谊地久天长的赞,熟练地掠过张起灵难得的一条朋友圈。张起灵本就在社交媒体上透明无影,唯有工作后会为五斗米稍微折腰偶尔对项目稍作发言,朋友圈内容可以抽取做成txt直接提交当作工作内容总结。与此相比他的远亲张海客就是个家族遗传多样性的铁证,人情味与恶趣味的份额都足够几个人共享。他把张海客的那条朋友圈略过去,又突然猛滑屏幕拖回来。配图是一个熟悉的背影,跃过肩膀还能瞥见他亲手选的同款鼠标。那屏幕却已不是他挑的那个款式。他想起自己办公桌上那块依旧奋斗在第一线的28寸,下意识有些不爽又觉得十分无聊。张起灵的脾气可不会拘泥于这样的细节,哪怕是在热恋期估计也能做到说换就换,如果他任凭这种荒谬的陈醋淹没自己也未免太过自虐。他看了一会照片里工作台上摆放的迥异的两个马克杯。一个是他恶意为人购买的马桶造型,一个是风骚的骨瓷烫金边估摸着属于张海客本人。他笑了笑,倒是十足的真心。张起灵一向不为外物苦恼,他却只是说得好听,难以做到感情没有偏颇。理智尚且存在,但心底总有乱流无法平息。本该是他的杯子,也本该是他来发这条朋友圈。

他以前无法理解那些酸溜溜的前任们疯狂的所作所为,现在却稍有涉猎。他总对这段破碎的感情感到不甘,每一段乱缠的纠葛都想弄明白搞透彻。连这样与他不太亲密的细节都嫉妒,都去对比曾经有过的或会有的共处。他对这样的应激反应已应付有度,迅速清空脑海,关掉照片去阅读朋友圈本身的文字。这次的某某晚会张起灵也会去。诸位怀疑这位鬼才是不是外援是不是AI是不是老妖怪的大可前来一见,正面对峙。

他反复阅读宴会信息,实在无法理解是如何的场面才会让这位固执而可称为清高的前男友拨冗而赴。这实在是除了有钱外无甚特殊的一个聚会。他思索。他不想给这条信息点赞,往下翻看别处,脑海中二人同游购置西装的画面却历历在目到耿耿于怀。他挣扎未成,干脆起身洗漱,给好友的群里发了个早安的彩色艺术字表情。

解雨臣一向保养得当精致生活,美容觉八个小时打底一年365天不能落下,迅速在群中给出回应,明夸暗讽他年轻力壮春梦惊醒。吴邪笑出一口白牙,接到不如花总精神矍铄老当益壮。他们两人在群里肆无忌惮地打嘴炮,反手吴邪刷着牙收到微信私聊提示,小花问他今天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需不需要哥们儿开瓶老酒助你入眠。

吴邪呸呸地把嘴里的沫吐掉,按开语音录音任凭余沫乱飞。要是和你喝酒,我怕不是直接永眠。他很有自知之明,认怂也要说的底气十足。也没什么事,就是今天看见闷油瓶要去参加酒会,觉得这个世界不太真实。

他怎么不能去。解雨臣捏着手机很轻飘地笑起来,懒得揭穿他顾左右而言他,九键按得飞快。当年都说他ED性冷淡,还不是轰轰烈烈搞对象。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不按照常理出牌?

偏见和事实的差别,与现实实在的改变怎么能一样。吴邪懒得与他争执。你知道这个事?

这是明知故问了。解雨臣向来触觉敏锐,对这些信息走向了若指掌。吴邪很诚恳地解释。我真的是想不通,花儿你给我讲讲吧。

微信上解雨臣回了一个字嗯带一个句号。吴邪漱口,摸不准对方什么意思。想想叼着牙刷又掏出手机打字。算了,你别告诉我了,多知道多错,平白无故和我自己过不去。

解雨臣发了个摸狗的表情过来,吴邪感觉自己的脸也在gif中动作下被揉成一团。解雨臣才装了一会儿傻,这下回复速度又飞快。这可是你说的。

吴邪给这个态度气笑了,扯下毛巾擦干手甩在脏衣篓里。是啊。想了想补了一句。虽然说不想恩断义绝,但毕竟断干净才是最好的做法。

话说的太矫情,他自己发出去都有些尴尬。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停留在这里。他没有再说话,反而是解雨臣忽然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是他昨日拿到的行程表细化。吴邪不解地点开,某除了有钱毫无特色的宴会俨然于其中。

他一瞬间简直想捏爆触摸屏幕,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实在是太不争气。失恋的人都是我这样瓜皮的吗。他很慢地打字。解雨臣说不是。你才失恋的时候,比现在想得通。

 
评论(8)
热度(64)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