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某一个碎片[7]》

邪簇邪。日常没脸打tag。

实名糟蹋女神写的桥段。写了觉得毁,不写不甘心。

——

黎簇吃的有点想吐。点的是二人分量,食客却形单影只。他死撑到吃完最后一只,小龙虾的虾壳在面前堆了一座小山。十三香配麻辣,他其实对这玩意儿没什么喜爱,咽到后来连嗓子都齁疼。

手机摆在左手边啤酒瓶后面,不甘心地一次次亮屏。鸭梨,你小子不厚道!老子为你推了一顿凯悦的自助餐,你知道不知道?你说不让来,就不让来?今天你欠我一顿小龙虾,下次你得请我一顿澳龙,不吃到你亏本,老子不姓苏!

他不耐心去回复,吃完东西把手套退下来,薄软的塑料挡不住油,总觉得指尖还带了一点,便探身抽了两张纸擦手。啤酒是后来加点的,压根没开,他看着觉得有点傻逼,扫视一圈,没找见瓶起子,只好拿相对不油腻的中指把自己车钥匙勾起来。钥匙圈是金属压片的熊的装饰,熊脖子处有个豁口,他用那缺处把瓶盖子起了,意思意思吹了几口。啤酒带气,闷下去就带起一个嗝。小龙虾油腻,反冲的味儿也不太好闻。

老板走过来。桌上的钱结过了,剩下的几瓶啤酒,把钱再退给您行不行?店里没有零钱了,您那么照顾我生意,4瓶啤酒28,我退您30……他摇摇头,从皮夹子里又抽了几张粉红色,压在那啤酒底下,手机钥匙钱包外套叮叮咚咚一大串提在手里,起身就走了。

老板摸不着头脑,捏着钱想追,肥胖的身形被乱哄哄的桌椅挡住,在他的挥手下还是停住脚步。黎簇自顾自笑了一下,站停在店门口,等街口的三轮车和汽车会车。他觉得自己傻逼的可以,钱多得没处烧,有福不能享。可这花出去也不过是买自己一个安慰,没回到该去的人手上,该还该欠的账务纹丝不动。

他迈开脚步过马路,绕过四辆电瓶,穿过两辆日产轿车的夹缝。经过的大叔赞叹远处的兰博。他抬眼看到熟悉的颜色,笑了一下,响亮地骂粗话,俯身帮书报亭的大叔把掉下的时尚杂志捡起来。蹲下的时候,拿手背抹了眼睛。

——

我其实挺土的。我觉得porsche cayman最好看。但是花儿怎么能开这个?男朋友信仰票lambo。那就,好的吧。

 
评论(6)
热度(34)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