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不是脑洞,是陨石坑

tag请走:all叶/江湖之远 all叶/诡道

【全职/黄叶】和你共同度过的12小时-中

黄叶/中。和你共同度过的12小时
我本来想写逗比文…拖成上中下这次不怪黄少怪我…第一次刷这样的同人有点停不下来,画风好奇怪…是不是很难吃QAQ
回家路上跟基友聊上的剧情,说到撸管时被围观了…(。


黄少天装模作样地闭了半天眼,就是没有一丝睡意,脑中一派清明,精神得不得了。难得拥有的人肉枕头软绵绵的,考虑到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对方浅浅的呼吸声也无比清晰。他不是容易冲动的人,但此时此刻,也不免有些……心猿意马。

他喜欢上叶修,好像已经过去好久好久了。但仔细数来,认清心意以来也没几个年头。这个脸T太过优秀却又太过随意,他偶尔大着胆子亮出一片真心,也无不被视而不见。究竟是看不懂还是不想懂?他猜不明白,却也不想去猜。

他自来熟。别人都说叶修跟他关系好,他一开始还不承认,后来也吃进了,继续嘻嘻哈哈地打岔扯皮当他的小太阳。他心里多少也会有些迷茫。关系好?叶修似乎是好相处,实际铁板一块,怎么也看不见真心。

他是一团火,与金石打得火热又怎样,照样烧不进心里。

就好像他失魂落魄强作欢喜地杀进兴欣网吧,对方招招手,来给刷个副本。当真是我心照明月明月照沟渠的故事,这个人为荣耀燃烧,再也容不下其他杂质。

黄少天坐起来,看了看表。根据通知上的初始时间来看,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他侧过身去看叶修的睡脸,虚胖,苍白,眉目不算英俊,充其量算是清秀的水平。睡颜太过安详,从骄傲到杀意,慵懒到嘲色,一并敛去。

黄少天伸手去戳柔软的脸颊。漂亮的指尖抵在侧面,带着一张刻在骨血中的熟悉面孔,也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陌生的精致感觉。他自己看得愣住了神,半晌醒过来,自嘲地哼叽:"栽给你了。"

"叶修,我听过一句诗,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嗯我背得对不对啊?我语文要不是有作文得从小学开红灯开到高中,你不是自称全能吗醒过来听听看啊……"

说到这里,黄少天皱皱眉,思索了片刻。

"算了你还是睡着吧,被你知道不得笑话到死……那也算了,你要讨厌我怎么办啊。"黄少天又戳了戳,终究还是忍住,哀声叹气地爬起来,去琢磨房间里唯一的大门。上面一个红的意外钮,一个绿的叫餐钮。他按了绿色的那个,"嘀"的一声响。黄少天给吓了一跳,赶忙回头,叶修还是肚皮朝天地睡觉,压根没有醒来的意思。

送餐口推过一张菜单,门外传来软绵绵的女声:"黄少吗?您看想要吃什么?"

他扫了一眼,多是帝都风味,想质量也高不了,不要也罢。不过皮蛋瘦肉粥之流倒也不错,便要了款粥,压低声音再三叮嘱,"再过三个小时送过来。"

姑娘看着塞回来的菜单只觉大神就是不一样,都写了十分钟可到位,要个粥竟然提前三小时点餐。应了声想走,黄少天又问:"能给我来副扑克吗?合理要求可以满足的吧?我看那通知——"

"行行行,当然行。"

扑克几乎立刻就送到了。黄少天正想建议主办方过会儿再送两个人来这里二等二,就被姑娘急急忙忙的再见给堵住了嘴巴。

"嘿。"他做了个鬼脸,倚在门边坐下,拆开扑克。这扑克还是崭新的,荣耀主题,一个个印了荣耀选手的资料姓名,大Joker和小Joker分别是叶修和周泽楷。黄少天看得心里闷火,把小Joker撇到一旁,大Joker揣进T恤衫胸前口袋,玩起纸牌。

扑克是装逼的玩意儿,拼的是耐心和巧手,在没心没肺的网游时代,他以练手泡妞儿双重目的稍微练了两招,不算太难,胜在酷炫到没朋友。已经太久没玩过,有些生涩,不过试过几把后,精妙的技法已能熟悉流畅地用出来。那些印着舞台上舞台下无限荣光的纸牌,沦落到技术流手中,也不过是翻花蝴蝶中普通的一只。

黄少天很安静。这句话换个地方简直是病句,但此时他只是一声不吭,麻木地操作着纸牌。他在想一个人,一个他知道永远不会回应他的人。有的爱情突如其来,拉起主人就踏上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那些旅行中,又有多少能走到天涯与海角,走到爱慕的人的心里,拉上空开的另一只手,从指尖暖到头顶。

我在想你,我却不想让你知道。对我这是场太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对你却是个无中生有的闹剧。拒绝只会毁掉一无所有的我,因而只有一无所知的你,才能让我安心。

他苦笑,嘲笑,大笑。钟表走过一秒又一秒,他放下纸牌拍了拍脸颊,如同拼命挣扎,一场大梦终醒。

他低眉垂眼昏昏睡去,再次醒来,却是被腹中饥饿而不得不醒。

睁开眼时都做好了肩颈酸痛的准备,但没有。脖子下垫了什么柔软的东西,那是叶修的外套。

叶修盘着腿捧着碗坐在一旁,正呼哧呼哧地对着勺子吹气,听见动静,叶修抬眼看了看,又看了看勺里的粥,神色悲痛地递过去。"便宜你了。"

黄少天从脑袋到脚丫都死机了,下意识张开嘴含住了勺。粥的温度正好,一直香甜到心底。

真是……好饿啊。

评论(6)

热度(70)

  1. 七月烟岚~审神者参上落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防删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