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黑邪|耍流氓了解一下》

车上摸鱼。续之前的魔幻现实着迷论。瞎几把取个名字。

吴邪很享受坐瞎子的车的时刻。他以前不曾过。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接受一个盲人司机的。这现在变成了一种优点。车里通常只有他们两人。而瞎子从不对掌握方向盘怀有哪怕一点不乐意。

吴邪指天发誓感谢设计出闭合车顶的不知道哪位先生。在封闭的两立方米不足的空间里,瞎子的气味以一种纯净的姿态原地爆炸,没有别人,只有一个人的荷尔蒙。如果是跑宽敞的高速,吴邪能分辨出瞎子开high了的某几分钟,油门踩得很深,车只有四缸,加速时转速飙高发出吵闹的声音。气味浓郁到流淌,他识别出其中野兽的部分,尖锐,凶狠,萦绕在鼻端时几乎让人有被冒犯的感觉。瞎子通常会笑,双手持把以示尊重,吓唬他这车会被自己跑到拉缸。而某位抠门的吴先生已不再有以往对呛的功夫,默默把椅背放低,伸直双腿,头仰在座椅上,等待鼻子与空气中的神秘元素做爱,多巴胺不要钱的释放。

这种纯粹的轻易的享受,比撸要来的直接且轻易的多。唯一不好的地方在于他要防止自己真正的勃起。瞎子不期待回复,问了也就作罢,跑一小会慢慢把速度降下来,从相对的绷紧的状态里缓过来,连麝香爆裂般的部分也温柔了神色。浓度依然惊人,足够产生可以伸舌舔舐的幻觉。他脑内清醒的部分在嗤笑。原来气味也有贤者时间的么?剩下的不清醒的部分,则在尽力按捺住洋溢的性冲动,或者根本相反,试图唤起血液往不该去的地点去。

事后瞎子有问起这个时刻。并不以时速二百公里为标志,反而描述起他的行为,将他比作一只伸懒腰的猫,或者蛇。这并不是瞎子常用的常见的修辞手法,他故作镇定,用自己精心排练过的表情回应,背后的肌肉悄悄绷紧,有一种公共场合自慰被事后点破的尴尬。瞎子若有所思,他不发一言。瞎子凑的实在太近,鼻端对鼻端没有超过二十厘米。还是他扛不住那种象征罪恶的气味率先开口,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瞎子也许在墨镜下眨眼,也许没有。反正从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瞎子道,我看你好像很享受。

吴邪莫名其妙,我尖叫也不合适吧?

瞎子点点头,作势要转身走。吴邪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仔细端详着每一举一动,不由得松了口气。眼前人却猛地转回来,把他脑袋按进了自己脖颈侧。吴邪下意识挣扎,又被怪力控制住。骂了一句,不忘对着脖子深呼吸。整个人好像被浸入了糖浆里,还要假装自己是个咸党。就是这么艰难了。

瞎子很低地笑,胸腔共鸣带起震动。你知道哪里味道最浓么,了解一下?

 
 
评论(11)
热度(102)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