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all叶】某一次日常教师会议》

流着泪跪下。 @一滩泥 太太的点文。写成这样真是超对不起[两行清泪]我都没脸在标题上挂黄叶两个字(所以挂了all叶(。)呜呜呜太太你鞭打我好辣(不要打脸

我参加了那个废物清理计划——全职拼文的活动。我是优等阵营。大家多来玩^ ^点tag或者 @全职拼文——优等生阵营  @全职拼文——差等生阵营 来猜我是优等的哪一个?我写的和大家不太一样www

飞行课:黄少天(狮院院长)

魔法史:江波涛&周泽楷

魔药课:叶修(蛇院院长)

占卜课:楚云秀

天文课:方锐

保护神奇生物课:苏沐橙  

草药课:王杰希(獾院院长)

魔咒课:张佳乐

黑魔法防御术:韩文清

变形课:喻文州(鹰院院长)

古代魔文:肖时钦

麻瓜研究:戴妍琦

 

 

霍格沃滋中国校区本学年第37次教师会议。这本该是一件严肃的日常会议,日常得不得了,冯校长一进门就本学年第一百多次(总之就是好多次)掏出了药。

 

在座各位倒是来的挺齐,就差了一个方锐。苏沐橙作为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老师、占卜课教授楚云秀、麻瓜研究教授戴妍琦一向缺席,冯校长便也常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这三位美女老师他自然是放心的,当然究竟他心里想不想那腥风血雨三人组来,谁也不清楚。

 

只是眼前的景象实在让他一口血吐也吐不出来:抱着扫帚的黄少天正试图把它当吉他玩儿,嘴里念念不忘着古怪姐妹的新作。王杰希充满慈爱地抚摸着手上照顾的一盆个儿能有校长一半高的草,有些不舍地向叶修许诺等它成熟就分叶修一半叶子。喻文州倒是挺正常地在看书——这本书他会从会议前看到会议后,绝不会分给别人一个眼神。张新杰半睁着眼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他的一天从咖啡开始。没有咖啡的张新杰能把医务室变成哈利破特大战蛇脸魔王现场。肖时钦正专心琢磨手里巴掌大的小机器人,冯校长有时候也会想把他和戴妍琦一起丢出去当麻瓜算了。张佳乐举着魔杖一株一株地给窗台上的盆景浇水——看到这一幕冯校长又想要飙泪了:你别浇了!每次换盆景都是你给浇死的!你这是在害他们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江波涛和周泽楷也挺正常,就是江波涛作为少有的能看见跟在叶修身后的两个鬼魂(人家自称虚空双鬼)的人,冯校长只能看见他一直在朝叶修背后的一片空白好奇地搭话。

 

能求求你换个时候吗?!冯校长泪流满面。

 

孙翔和唐昊一边一个趴在那睡觉,冯校长习惯眼不见心不烦,熟视无睹地过去了。唯一一个正常的韩文清冯校长表示那画面太[哔——]他不敢看。一想到韩文清瞪的是叶修他更不敢看了。就算是冯校长,也没能搞清楚韩文清“含情脉脉的注视”(大概)和“凶神恶煞的瞪视”之间的差别。

 

想到这他又掏了一把药。

 

群魔乱舞,众生群像。霍格沃茨的教师会议一向是如此的有shen活jing力bing呢。

 

他咳咳了两声,房间里静了几秒。“总体来说我校本周又平安无事……我是说,和谐美满幸福快乐地度过了……我靠叶修你把烟放下!我的茶壶套要被你点了!堂堂斯莱特林的院长像什么样子!开会前五分钟是我的!黄少天你不许张嘴!扫把放一边否则我给你烧秃溜一截,葛莱芬多院长还想不想当了?!王杰希把你手上那盆草放下!不许放桌上——转身搁地上!韩……韩文清你坐那就好,头转过去,谢谢。张新杰你他妈把咖啡放下!你已经喝完了!醒醒好吗!喻文州我求求你把书放下行吗?!——”

 

叶修懒洋洋地打断了他:“冯校长,你的五分钟已经到了。”

 

韩文清看了眼终于清醒过来的张新杰,点了点头赞同他的说法。

 

今天的冯校长依然没能在属于自己的五分钟会议中正儿八经说上句话╮(╯_╰)╭蜡烛。

 

方锐推开边门鬼鬼祟祟地看了一眼,确认冯校长已经脸色铁青地摔门而去后兴高采烈地走了进来。他十分自然地拖开了叶修身边的椅子,然后被黄少天一扫帚拱飞了。

 

“谢谢你啊老方!改天请你听我唱rap我已经突破自我达到其中的大成境界——”

 

叶修眼睛都没抬就给了他一个锁舌封喉。

 

眉飞色舞的黄少天秒秒钟哑巴了,方锐比了个拇指环顾一周,挑了个正对着叶修的位置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张新杰此时已经洗好了自己的咖啡杯,选择性遗忘了自己连着三次想要从空杯子里再倒出些什么的愚蠢行为。“感谢冯校长的精彩发言。”他毫无羞耻感地撒了谎。“那么考虑到本周没什么大事儿,我想就医疗翼的几次记录问询一下各位尊贵的院长。”

 

肖时钦想溜,被边上的江波涛笑眯眯地拽住了。“听听看嘛。”

 

“本周医疗记录有三场,受伤人员分别是黄少天、包荣兴和叶修。”张新杰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同时某位方姓教授来要走了不少药剂。几位当事人是不是解释一下?”

 

这下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孙翔才睡醒,打着哈欠跟了一句:“回禀大人,此事必有蹊跷,请大人明察。”

 

……元芳你长高了不少嘛。

 

说完了孙翔似乎是觉得自己话接得不错,带着得意洋洋的笑意瞟了叶修一眼。

 

叶修乐了。“可不是嘛,这种时候就应该让楚云秀占一卦。”

 

韩文清瞪得黄少天浑身不自在,此时看叶修只一个劲儿插科打诨,并没有回护的动作,连看叶修手上那根烟的眼色柔软不少。他只哼了一声:“胡闹。”

 

黄少天脸色快青了,一副要跟这帮人拼命的表情。叶修都不用抬眼就猜得到他在想什么,伸出手呼噜了一把他的脑袋。“哪能呢,大眼也可以的嘛。”

 

韩文清像是想把叶修的手剁下来——修正,想把黄少天的脑袋剁下来。方锐撑着笑脸对叶修挤眉弄眼,比划口型:我归你罩了。

 

王杰希又把那盆草给搬回了怀里。“没你的份了。”

 

叶修装模作样地反抗:“太过分了!”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忽视了黄少天拽着叶修袖子的(色)狼爪:“你猜我在不在开玩笑。”

 

叶修斟酌了一下魔药和黄少天玻璃心的重量坚定地偏向了魔药那边,甩开了他的手。

 

王杰希顿觉神清气爽,多少带着些炫耀意味地扫了眼黄少天。

 

喻文州看了一眼开始打滚装可怜的黄少天,默默地解除了他的锁舌封喉。闷葫芦一秒变身高音喇叭……刚才还透露出些许顺毛意向的叶修一瞬间眼神都死了。唔,釜底抽薪喻文州。

 

张新杰此时已经看完了肖时钦友情提供的现场直播,一拍水晶球(肖时钦吓得跳了起来)。“叶修,你的解释呢?”

 

孙翔接话接得挺高兴:“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叶修:“……=_=”

 

张新杰用魔杖点了点水晶球,念了句声音洪亮。

 

“诶这不是黄少天吗跟学生打架你还行不行了……卧槽包子?!”

“老大这个狮子座对你不怀好意!”

“我才没有!我靠大人的事情你别瞎掺和!”

“两个巫师竟然在肉搏,莫非霍格沃茨也到了天凉王破的时候……”

扑通的水声。 

“哈哈哈老大我帮你报仇了!”

“我靠你是狮院的快醒醒!干嘛喊他老大!叶修你他妈连小孩都下手你要不要脸?!”

“……人格魅力这种事,想你黄少天是没机会懂了。” 

…… ……

 

简直心塞。哥果然是腥风血雨的男人啊。


叶修忧愁地又点上了一根烟,“对,事情大概又是这样。”

 

张新杰看了看手上的笔记本:“这已经是包荣兴入学以来第三百二十七次和各科老师斗殴了,他这次给我的理由依然是保护老大不被怪教授骚扰……那么老规矩,举手表决,觉得包荣兴可以被原谅的请举手。”

 

刷刷刷一排手。

 

“觉得黄少天影响叶修人身安全,同意他三天不能进地窖的人请举手。”

 

黄少天挣扎着从叶修的手底下爬出来:“等等我必须死个明白!叶修你给我说清楚一个学生那么护着你干嘛!自从他来了我每年有三个月进不了地窖人干事啊!你们究竟什么关系快老实交代从实招来!”

 

叶修有点蛋疼:“太有魅力也不是件好事……”

 

“你们思想怎么都那么龌龊!”叶修立刻被众人眼神集火。下线很久的喻文州吹了吹滚烫的茶水,悠悠地道:“没办法,自从认识了前辈,就不得不以前辈的下限来思考问题”

 

张新杰想了想:“我明白了,为了以防万一这个学期包荣兴的魔药课由我来教——”

 

“附议。”*n

 

叶修有些不忍。"你们给我差不多一点……"

 

得到意味深长的眼神*n。

 

叶修,卒于霍格沃茨中国校区202x年第37次会议(。)

评论(8)
热度(90)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