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全职/张叶】谎话连篇》

差点写长了……没写长的代价是,剧情好突兀QAQ是@安默-最近很丧心病狂 小天使的点文。打我不打脸好不好QAQ

昨天看了邱叶的《飞电》(大坑…)和韩叶的《不需要爱情》,游吟诗人太太的黄叶《escape》等……特萌!特戳!可我酝酿了半天只搞出这个来……[跪]去写拼文了。大家要支持优生组哦~ @全职拼文——差等生阵营  @全职拼文——优等生阵营 猜猜我是哪个~好几个太太都已经暴露大马了>_<


“前辈,你相信吸血鬼吗?”

“哦,你说长得很帅的那些?”


叶修挺小心地走在人行道上。

 

下了大半天的雨,满地的水塘子。他可不想自己唯一一双皮鞋泡了汤。换在平时这个点,俱乐部里气氛正好,大街上鬼都不会有一个。今天也一样。眼看除了自己四顾无人,叶修也就信手抛弃了大英帝国勉强加于他身上的最后一点矜持,蹦跳着避开一些太过“危机重重”的水塘。高矜又修身的长款风衣外套实在不方便行动,叶修有些懊恼地把它从身上扒下来挂在胳膊肘,把太久没有修剪过的额发往后撩成大背头,一心一意地走起路来。

 

他向来习惯于换一身简单舒适些——也不那么起眼的衣服来这里。若非这里是公众场合,他早连外套带马甲全揉成一团扔到角落。来到英国的许多年对于习惯束手束脚的西装毫无帮助,反而是在俱乐部为他赢来了一些不必要的口哨。日不落帝国的内敛绅士范儿到了夜晚就成了一团破布,不论如何演绎外表都逃不过海盗与流氓的内在。

 

穿过拐角后正朝着月亮的方向。叶修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周围,还是没有到宿舍。他再一次去摸怀表,想借着皎洁的月光看看时间。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离开俱乐部很久了,而俱乐部离宿舍不过十几分钟的脚程,无论如何也该到了。

 

他胡乱掏了掏,什么也没摸到,这时候才想起来怀表搁在风衣里。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叶修就地站定,专心去倒腾风衣。街道太过寂静,远处有飞鸟的声音,叶修不动声色地抬了抬眼。月光下的街道明白得一清二楚,除了自己,再无别人。

 

因而当脚步声行至自己身后,叶修也没有太过纠结。他连头也没回,只是朝身后摆了摆手:“哪位找我有事吗?”

 

“数学系张新杰,打扰叶修前辈了。”身后的人似乎也没有转过来的意思。只是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番。“你的身上有酒气。”

 

叶修哼了一声,继续该怎么走怎么走。张新杰走在他身后一步之侧,偶尔叶修慢下来,他也一并降下速度。他似乎有意跟着叶修共行,却没有说些什么的意向。这行为实在奇怪,但叶修无意拯救失足发病儿童,便也随他去。

 

八时三刻了。

 

冰冷的怀表捏在手心,精细的花纹咯得他手指酸疼。

 

“前辈,这是我的宿舍申请,请你签一下字。”

“你申宿舍关我什么事……——你干嘛申请我那间?一人一屋不好吗?”

 

这大概不会是一个太过令人愉快的夜晚。

 

早在叶修从俱乐部出来的时候,匆匆地对自己撞到的人说了句抱歉,便迫不及待地走到门边,就着飘摇的挂盏模糊的灯光掏出怀表看了一眼。不过八点的功夫。他上完课之后甚至没有回一次住所,就急急忙忙地来到了这里。他一向会在课后来这待一个钟头,说不上是逃避冰冷过头的学生宿舍,只能说是一个习惯。

 

若非是这儿的房东——同时也是俱乐部的免费服务员——陈果千叮万嘱今天一定要早到,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穿着正儿八经的套装来。更让叶修莫名其妙的是,他克服重重困难早早到场,也不过待了一个小时便被陈果横眉毛竖眼睛地扫地出门。

 

这种每个月都必然要体验一次的糟糕待遇简直无理取闹。若不是陈果向来愿意为他从调酒师唐柔和苏沐橙手上找出一些不含酒精的饮料,堪称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否则他哪会那么老实?

 

每逢他要被赶回去的例行的每月一日,俱乐部的众人都好似打了鸡血一样。不要说一向人来疯的老常客方锐魏琛包子之流,便是莫凡似乎也带着一些不明所以的兴奋与热情。今天尤其奇怪,他亲眼看见一向乖巧的乔一帆举着一杯梦幻勒曼湖纠结了许久,看了自己无数眼——他假装没发现,乔一帆是真的没发现他发现了——最后还是把酒倒去,为自己递过一杯冰水。莫凡倒是看了出来,闷不吭声地钻进后台,借了苏沐橙的场子调了一杯。他的动作严谨又标准,赏心悦目却又与唐、苏二人完全不同:规范的英式调酒。叶修有些惊讶。

 

英式调酒需要苦练,莫凡一个学生如何有这么熟练的技巧。

 

他调的是一杯特基拉日出。橙角插在杯侧显得漂亮又俏皮,从上而下由浅黄色到深红,美丽得堪称炫目。纤长漂亮的手指托着高身的香槟杯,苏沐橙带头鼓了鼓掌。莫凡板着一张脸走出吧台,在众人的调笑声中放到了叶修面前。

 

叶修有些惊讶,自己不喝酒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没道理因为一杯精心调制的鸡尾酒就破戒:“我不喝酒,再甜也不行。”

 

莫凡正往回走,闻言神色颇为复杂地回头看了一眼:“就放着吧。”

 

叶修觉得这样对待这酒有些可惜。但别人送来的酒,决计没有再赠与他人的消息。于是走时浅抿了一口,与众人挥手示意,便撤退了。

 

确切的说,假装浅抿,事实上他顶多算是舔了一口。

 

他的酒量差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只这一口便让他脸上发红,浑身气血翻滚。好在神智清醒便也无关紧要,除了在出馆门时与别人撞了一下,没出什么岔子。也许是酒精作祟,他让来让去地避水潭,倒也活力四射。

 

“原因大概有三个,主要是,我貌似对前辈有意思。”

“……魅力大赖我咯?哪儿凉快哪儿玩去。”

 

张新杰严谨又严肃的名头远比他在数学上的优异成绩更加有名。叶修带着点恶趣味回头扫了一眼。张新杰个子并没有他高,但处理这些似乎颇有经验。他只是迈开长腿面不改色地跨过亮晶晶的小水洼,偶尔有迈不过去地便跟着叶修的路径稍微偏移一些,走得似乎很轻松。

 

敏锐地察觉了叶修的视线,张新杰抬眼对上了叶修的眼睛。张新杰是标准的东方人长相,一双凤眼犀利得不行,此时此刻在月光下却有些闪烁,纵是那副眼镜也掩不去他眼眸深处的蠢蠢欲动。叶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年轻人啊。”

 

张新杰被这句不知从何而来的叹息打了个措手不及,只是他一向实话实说,便也不管叶修是何居心,只推了推眼镜道:“前辈也不过比我大几岁而已。”

 

“哦,我只比你大几岁吗?”

 

这问题问得无中生有,张新杰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叶修在心里回味着对方戒指的模样,表面上却好似什么也没干似的,摸出根烟想点上。

 

“不要抽烟。”

 

“你就让我抽一根吧,老人家也就这点爱好了。”

 

叶修头也不回地点了,挺满足地吸了一口,眯着眼挺高兴的样子。张新杰说得坦坦荡荡,他便也自然地回应。

 

“反正,很快就无所谓了。”

 

张新杰觉得这话有些不吉利,固执地重复了一遍,开始阐述抽烟的各种坏处。最后他总结陈词:“虽然前辈还年轻,但是吸烟是会对身体造成永久性伤害的,请不要抽烟。”

 

叶修猛地回过头朝他喷了口烟。也没有那么狠,只是喷在耳侧。“找老韩玩去,新杰你这样不行啊,越来越往大眼儿那方向发展了。”

 

张新杰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一板一眼地回答:“谢谢,我会自己把握的。”

 

张新杰的呼吸很浅,给人以平缓的感觉。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在张新杰以为要露馅的时候笑了笑,回过头去。

 

“改变作息的味道怎么样?”

 

叶修似是有意打开一场天南地北的闲聊。张新杰只觉警铃大作,“比想象中要好接受。我已经习惯英国的生活节奏了。”

 

“哦~”

 

叶修拖着长音。

 

“我能有幸听听前辈的未来规划吗?”

“大体上……——嗯,先保密。”

 

“那饮食上的不适应呢?”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必须要吃,我也没有办法。”

 

“唔……想想也是。血袋的味道,和大英帝国的黑暗料理相比,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张新杰神色一变,伸手就是锁喉这样狠辣的招数,扣住了叶修的脖颈。他此时也无意继续隐瞒血族的身份,太过惊人的力气在失控的情绪之下勉强控制在不会伤人的范围,一腿抵在对方腹部,将叶修掼在墙头。

 

叶修咳了咳,挣扎着把烟头含进嘴里,迷糊不清地问:“那么激动干嘛?”

 

“你是血猎?”

 

“想太多了你。我脑洞特别大,猜出来的。”

 

张新杰拧着眉头,从眼镜底下看他:“你早就知道了。”

 

“也不看看哥是谁。”叶修得意洋洋。“老韩还不是被我揍回去睡觉。”

 

张新杰大概是不相信,眉头皱的更紧。叶修的怀表在混乱中掉到了地上,掀盖翻开,郝然是霸图的标记。眼看张新杰神色变了,叶修叹了一声,知道按张新杰这样细密的心思,八成是误会了自己与韩文清的关系。也许是酒精终于上了头,叶修觉得脸上红得不行。于是把头埋进对方颈侧,露出雪白的一截皮肤。“要不要一句话。……我还没被人吸过血呢。”

 

张新杰仔细辨认与确认了一番叶修的味道,分明还是纯洁而纯净的。他带着莫名的兴奋与欣慰,坦然而果断地咬了下去。

 

“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

“后辈孝敬的临时标记而已。”



=================

设定各种瞎扯,不要在意QAQ

一俱乐部的人几乎大半是吸血鬼。小乔他们感受到霸图阵营血族接近就使了点手段(酒),想让人家以为叶神是血奴这样,怕叶修被人吃了……真体贴呢,可惜叶神是自己送上去的otz

评论(15)
热度(82)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