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

这章卡了好久……一个下午写了一千五。无语凝咽了。写的很难受。后天开始出门旅游要断更,正好集体大修改……打我没事儿,求不打脸。

欢迎订阅tag:all叶/江湖之远


圣旨发出第二天,皇城军就兵临了轮回城。不是霸图军——而是皇族亲兵。

 

皇族亲兵向来守在皇城,闭门不出。传言道天子揭竿起义前,便是纵情四海的浪客。这些兵将自其盛名未起时便守护身旁,而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富丽堂皇的旧太子的墓陵,也由这些人建造。这群传奇的人物,在天子即位后,便收归入编,成为御林军,十年来从未踏出皇城一步。

 

据言这些将士皆由天子亲手操练出来,十年的养尊处优似乎完全没有给这支队伍带来锐气上的消磨。他们仍然意气风发、纪律严明,披着银色的铠甲,如一尊方正的巨石,踞于轮回城高大的城门前。这支队伍沉默无言,却比一切话语都有力。

 

连带嘉世后的天下第一城轮回,都在这般浩瀚的波澜壮阔中沉寂下来。

 

这种作风让人难免想到一个人,守护轮回城,作为轮回城骄傲的一个人。对于大兵压境,轮回的人们显得淡定如常。就好比嘉世曾经有神。拥有神祗的轮回,早已养成了处变不惊的心态与淡然。

 

如此冷清持续了半个多时辰,午时之刻,城内轮回庙敲完了第十二声钟。领头的金甲将军纵马向前,挥手抖下一卷长达几丈的黄绢。他朗声便喝道:“午时已到,轮回城人,听旨——”

 

言罢,宣读起绢书来。这寥寥几句话便足以见其功力。他言语里毫无嘶吼之感,亦不震耳欲聋,只是轮回城里从这一头到那一头,从健壮男子到老弱妇孺,无一不听得一清二楚。本应停止的钟声同样被带动地隐约作响,似乎在为之伴奏。

 

已在城门守了同样时辰的周泽楷诸人皆是一跃而起,神色一凛。

 

“轮回,具天下第一城之位,自应有其担当。今贼人有扰,天子有命,当以国为重……”

 

男人还在宣读。他的声音似曾相识,但是周泽楷凝声屏气地听了半晌,还是不敢确认。回头看队里的老人方明华,也是一副有所怀疑的神色。他的语气不急也不缓,连宣读叶修那一条又一条的罪行时,都是娓娓道来。宛如碧波亭上,杨柳轻舟的一曲长调。

 

“……奉朝廷之诏,全力追捕叛徒叶修,此为其一。”

 

“戒严城门,细查来往行人,避免暴徒混入城中,此为其二。”

 

“撤出轮回军,归入子城,御林军取而代之,不得有慢,此为其三。”

 

男人信手将那黄绢掷下马,话里带着笑意。

 

——“钦此。”

 

“——滚!”

 

与此同时响起的,是孙翔的一声暴喝。他从城门上一跃而下,一身墨色的战甲衬得他如黑鹰俯冲而下。落地时黄沙带着绚丽的光影炸开。他横起却邪,眉眼凛冽。

 

“我轮回城,何时需要你们这帮皇帝的走狗来守?!”

 

孙翔抬眼,看见男子脸上严严实实的面具,只一声响亮的冷笑。“这些城池,由我们流血流泪守下。我麻烦你回去告诉皇帝老儿,却邪一天在此,轮回一日不离!”

 

矛柄被他翻手插入黄土,陷入一脚深度。那将军低下头看了眼却邪,还是没说什么。对峙局面由一颗子弹打破,银色的子弹带着彻骨的寒意滑破面罩,露出玉白的脸颊来。周泽楷站在城门之上。

 

“滚。”

 

御林军最终还是没有滚。孙翔对此有些不满,大概是不爽于对方给脸不要脸,脸色并不怎么好看。然而对方也没有做的很过分。轮回城对于城民的进出与流民的投靠、离开一向十分放松,他们似乎也没有越庖代俎的意思,当叶秋与苏沐橙、方锐、魏琛大摇大摆地混入城里,他们毫无反应,继续保持着一贯的军纪严明,谨端敌不动我不动的态度。

 

反而是叶秋对此有些疑惑。苏、方、魏护着他走来。零零总总地遇到过不少有规模、有计划的暗杀,死缠烂打不提,还不死不休。发展到最后,他身边完全不能缺人。三人轮流休息,以求保全他一个。叶秋成为江南王,也是上过战场的。然而他见过的最惨烈的战场,也不及血肉在面前被划开的刺激。他果断地跟随苏沐橙离开府邸,并不妨碍他心中仍然有谜团,悬而未决。

 

“三位请不用在意我,自先去休息吧。”

 

简单地告别了三位几乎不眠不休的护卫,叶秋犹豫了片刻,仍然隐晦地抛出了问题。

 

“不知江副队曾否信命,诸如命格……与龙气?”

 

江波涛不明所以,然而接到自己队长的眼神后,熟练地接了话下去。

 

“此话怎讲?——小周比较了解呢……不如有小周来带王爷游一游轮回殿吧。”

 

说是游览,实际也不尽然。这等风雨欲来时刻,有谁能有这般悠哉的心情呢。周泽楷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叶秋心中另有一番计较,也不愿轻易开口。

 

轮回身为众城之首,被优先动手是不许赘言的事。尤其若轮回一旦服软,他城亦无理由继续坚持。本来兴欣也是出头之鸟,然而以兴欣这等后继无力的新秀,皇帝自不会看在眼里。按照皇旨,叶秋留在府邸自然只能任人鱼肉,成为人质。但叶秋一走,皇帝便有理由撕破脸皮,化干戈为玉帛的微薄可能,自也尽数熄灭。而轮回与叶秋撞到一起,皇帝动起手来,便更加不需犹豫了。

 

轮回为什么心甘情愿地接手叶秋这个烫手山芋,叶秋无论如何,心里想不明白。

 

更加奇怪的是……周泽楷,怎么会清楚那么隐秘的秘辛?

 

说不清是叶秋的怀疑太过扎人,还是周泽楷太过细心。周泽楷竟然主动开了尊口。

 

“息氏该亡。”他这么说。“天命不可违。”

 

叶秋眼睁睁看着他走进为自己准备的房间,木桩子似的杵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前朝息氏气数将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不论夜观天象还是龟甲占卜,不论昏庸国君还是潦倒民生,息氏的破灭都是铁板钉钉的事。

 

可后一句话,“天命不可违”,确实意味深长了。天子的事——

 

叶修,究竟告诉了这位后辈多少?

 

整顿心情,叶秋随手擦去一额的冷汗,风度翩翩地踏入房门。周泽楷很负责地忙前忙后,收整房间的工作都一手操持。叶秋也算是被伺候惯了的,可看到天下荣耀第一人这般费心费力,还是有些尴尬。更何况,周泽楷的动作熟练又自然,定睛一看,这布局倒有些像叶修的喜好。在周泽楷指给他看早已准备妥当的换洗衣服时,他终于没有忍住,打断道:“周队长。”

 

周泽楷将柜子推回床下,转过头看他。周泽楷五官端正而英气风流,早在出道之初便成了大江南北闺中少女的梦中情人。这人肉皮囊的厉害,当真不可小觑。

 

周泽楷大抵属于特别老实的人,一本正经地看过来,反而是叶秋愈发手足无措了。好在叶家似乎是血肉里就带了些没脸没皮,他拿出江南王的闲适与自然,挤出一个温和的浅笑道:“这些东西我带了小厮来收拾,周队长不必忙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周泽楷只思索了片刻便颔首同意了。

 

“这是按给前辈的房间准备的。”

 

周泽楷说了很长的一句话,叶秋听得愣了愣神,只觉得喉咙口哽住了什么,咽不下去。周泽楷眼里的情感甚至没有多加掩藏,暴露在暖风和煦里。叶秋看得有多清楚,心里就有多苦涩。周泽楷的言行举动并不刻意,却像是在示威。

 

他大概是这两天太过辛苦,想得太多。只觉得每一寸花草树木,都在提醒自己与叶修,分开了那么多年。

 

“希望你们喜欢。”

 

门轻轻地阖上,脚步声远去。周泽楷大概是遇到了谁,话语里带着笑意。“前辈快到了。”


评论(5)
热度(78)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