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all叶/邱叶】窗》

涉及明确的韩叶、魏叶、邱叶内容!全程狗血!复健文!瞩目!你想好了吗!真的要看吗!(。

欢迎提意见!(就是不一定采纳[。看不懂请立刻回复我我尽量改qwq

感谢亲友一路的帮助 @小黄鱼_请叫我作死小能手   @阿路弥__你来咬我啊? 


0
叶修属于很有自知之明的那种人。他对自己的相貌身材热门程度一清二楚,更清楚搭讪这种事情与自己绝缘。因此,当他听见身后传来你好的声音,他没有回头。就算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他也只是很正经地、头也不回地说:"我听过安利,不买,谢谢。"

他抬起脚步继续行走,却被那只手固定住身体无法动弹。叶修多少有些恼火——主要是牵挂着家里的荣耀——他开始怀疑是不是碰上了绑架犯。

身后的人呼吸很粗重,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松手问:“打扰你了,是叶老师吗?”

恰逢叶修转过头,对上他伸手抹开额发露出的眼睛。男子有标准的东方人五官,端正英气帅得完全不需要理由。刘海被梳向脑后,纵然眉眼里青涩的神色冷漠的表情没有完全化开,脸上飞着运动后的潮红,也足以让惊鸿一瞥的少女朝思暮想好几天。

男人向后退了一步,整理衣襟,很深地鞠了个躬。“叶老师,好久不见了。”

就算是叶修,一向懒洋洋的表情都松动了不少:"……邱非嘛?"

1
烈日下的城市就像铁板烤肉。烤完一面,再烤一面。

邱非才跑完百米冲刺,汗水浸透的白色衬衫彻底紧贴在身上。他站直身体,似乎是觉得颇为不适,一边四处张望着,一边把公文包并到左手、空出右手,扯开了脖颈处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带。

当年稚嫩的学生,如今已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上班族,左脸写着钻石王老五,右脸写着黄金单身汉。叶修对此表现的十分自然,甚至对邱非比自己略高一些的身高都适应良好,眯着眼去看他胸口的金属别针姓名牌。

"总经理,邱非你可以啊。"

"老师过奖了。"

邱非转过视线看着他,回答得很认真。叶修正想再说什么,就被一把抓住了手腕。汗涔涔的手腕细而白,轻易地就被完全锁住。偏偏邱非的手心干燥又温暖过分,像个小火炉捂了过来。

叶修下意识躲了一下,拢在腕上的手却愈发收紧了。

"那里有一家奶茶店。"邱非不由分说地下了决定。"老师,我们去那坐坐。"

2
玻璃门一打开,就被空调的冷风糊了一脸。叶修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邱非塞进了角落的二人桌。阴影里的那个座位,又正好避开了空调冷风的直接扫射。

邱非用公文包给自己占了座儿,很自觉地开始掏钱包。

邱非的姿态很强硬,叶修也懒得跟免费的饮料过不去,大咧咧一坐,几乎是下意识的——叶修就说了一句"老样子"。

邱非微不可闻地撇了撇嘴。

叶修说完也觉得不太对劲,抬眼正想要报个具体的奶茶名字出来,却发现邱非动作熟稔过分——他眼睛也没眨一下,转身就去排队了。

于是也不费心纠正。叶修看了看店里坐着的时髦小姑娘,又看了看自己的文化衫大裤衩,从善如流地摸出板砖机发了个短信:"稍微晚点回。"

完毕后放回机子想抽根烟,目光所及之处一点排风机的影子都没有。叶修顿了顿,把打火机又塞回了裤兜。不太放心地再掏出手机看看,那边已经秒回了:"会小情儿呢?"

抬眼一看邱非还在排队。叶修咬着没点燃的烟,啪啪啪按着九键键盘:"还真是,羡慕着呢?"

"靠,你吃里扒外!"

叶修乐了。魏琛和他也算是好多年的模范情侣,要说哪里不好,那就是都有各自求而不得的心上人。

再抬起头,邱非已经一手端着杯奶茶回来了。一模一样的常温奶茶装在圆滚滚的玻璃杯,绿色管子的那份搁在叶修一边。

邱非转过身把包移到桌上靠墙放着,看似漫不经心地扫了眼手机屏幕又收回视线,模式化地介绍了奶茶的品种:"常温大杯纯奶茶,无糖的。"

正因为品种实在太对了,所以格外奇怪。叶修有些愣,抱过杯子小孩儿似的含着吸管。邱非掏出手机放在桌上,却只是按亮了界面看看时间,连锁屏都没有解开。

"行吗?"

邱非低着头问了一句,纯粹礼貌起见。

挺简单的一句话,叶修却沉吟了好久才放下杯子。他的表情有些奇怪,最后只是笑道:"嗯,很好。"

3
叶修是在邱非升高三那年被辞退的,而邱非踏上社会已经上第三年了。仔细想想,叶修被喊"老师"的时光,早已离去很久很久了。

然而,有些记忆的清晰似乎与时间的变幻毫无关系。

叶修穿着白体恤六分裤,一手插在兜里、一手举着粉笔写写画画——这一幕就像是被一斧斧凿刻在邱非脑海,无论如何都挥散不去。

这还不止。

叶修会带着笑转过身来,信手把粉笔扔回笔槽,嘴唇一开一阖地对他说:"邱非同学,你来试试看。"

下午三点的太阳就和叶修的笑一样软绵绵的,慵懒地流淌进教室,撒在叶修的白体恤上,就是一层毛茸茸的光晕。

邱非起身的时候,很小心地避免发出什么声音,好像怕打扰了什么。同学从埋头记录中抬起头去看他,连带叶修的视线,也带着暖意停留在他身上。

连带整个世界,都轻轻巧巧地收敛了翅膀,停在他身上。

4
邱非不属于能说会道的一类人。叶修问他过的怎么样,他就按照时间顺序总结成词,一板一眼地讲了一遍。

"……总的来说,就是这样。"

邱非这么收尾。

"工作汇报很熟练嘛?"

叶修揶揄。

"嗯。"邱非接过话头,补充道,"我写的毕业规划上,也是这样的。"

 

叶修顿了一下,把烟叼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

 

"哦,那个啊。"

 

"我没看就走了啊。"


5
在当时,韩文清和叶修是挺有名的一对儿,

 

怎么说呢,他们俩表现地并不特别亲密,但是也并没有故意遮遮掩掩。整个食堂都知道韩文清要多打一份饭给叶修;奶茶店的小妹和常客也知道叶修要两份原味奶茶,还是无糖的。本来也没什么,据说是有个女孩子毕业的时候暗搓搓地大了胆子去问了韩文清:韩老师,您和叶老师什么关系啊?

 

韩文清很坦荡:你想的那个关系。

 

一开始大家都不信,觉得那姑娘哪有胆子去问这么隐私的问题,肯定是胡编乱造。韩文清长得很凶,素来是被叶修调侃钱包脸的。具体描述如下:“韩文清带着他们组去参加教师会议的时候,像是去收保护费的。”

 

但这头一旦起了吧,就停不下来了。流言蜚语漫天传了一阵子,这辈少年少女忍不住了。而克服那种百爪挠心的好奇的唯一方法,就是亲自去问一问。

 

这次被派出了个小队代表。问韩文清那是不敢的,只能是去逮叶修老师问。小队代表同志出师未捷身先死,没进办公室就回来了。

 

"我他妈看见韩老师在给叶老师剪指甲!剪!指!甲!谁也别拦我烧死丫没商量!!!"

 

小队代表悲愤欲绝地在教室里大声嚷嚷,哭天喊地。其他fff团员也表现出了十二万分的热情:为什么我手中突然多了火把和蜡烛!

 

那时候邱非坐在窗口,座位邻着走廊。

 

不知怎的,他心里一动,转头去看窗外。韩文清和叶修有说有笑地往这走,走到一半韩文清拐了个弯,进了隔壁班教室。

 

然后叶修推了后门进屋,环视一圈,好笑地问:"要烧谁?"

 

6

早读课下课的时候,韩文清会来收作业。

韩文清教他们这一层三个班。每天早锻炼完,来这一层走一圈,自己抱着厚厚的三叠作业回去。

邱非这班是最后一个。叶修是雷打不动,要来看早读的。有时候作业本太多,抱不过来。韩文清大老远的就会冲站在门口的叶修勾勾手指,意思是,抱上你们班的数学作业,跟我走一趟。

附带的意思还有一层,熄了你的烟,否则有你好看。

这时候叶修就会把苟延残喘的烟头在水泥栏杆上捺灭了,走到教室最后面扔进垃圾桶。他也不打断早读,只挥手让苏沐橙继续,绕个圈子走到班里课代表宋奇英桌前,抱了作业就走。

邱非挺喜欢看窗外。他能看见晨曦和朝霞,课间背书的少女,和举着篮球走过的少年。他自然也能看见,两位老师走路时靠得挺近,偶尔会撞到肩膀。有时候一个人会侧过头说话,另一个就特别笔直地往前看,负责引路。

 

大概是情不知其所起。他也说不清是哪里来的勇气,那时候就下定了决心——他喜欢叶修。而这份隐秘的心思,他确实想让对方知道。

 

7

"老师呢?"

 

叶修此时拿起手机,正在按着什么。板砖机的按键音没有关掉,滴滴滴的声响听着怪恼人的。邱非能猜得出对方在发短信,写到一半叶修微笑了,和韩文清聊天时那种,坦然的,无可奈何的,拿对方没办法的,仿佛宠溺的微笑。

 

他莫名觉得心头有点凝涩。不论自己如何成长,站在叶修面前的自己都赤裸裸的,毫无遮拦,还是高二的时候,连身量都还差了一点没有完全长开的少年邱非。

 

"叶老师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8

 

"邱非你可以嘛……说吧,费那么大劲儿把我从老韩那提溜出来,什么事儿?"

 

"就是想单独和叶老师说两句。……叶老师。"

 

"……嗯?"

 

"我喜欢你。"

 

9

邱非低着头猛吸饮料。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困窘与尴尬,不止是因为自己。——叶修,想必已有了那么多年来,一同患难与共的人。

 

那么自己呢?只不过是对方前行路上一个毛头小子而已。

 

他下定决心似的抬头。

 

黑珍珠对上黑珍珠。叶修的眼里有星河灿烂,五光十色。他在看他,看得很认真。

 

这份凝滞被风铃声打破。叶修按下可疑地翘起着的嘴角,别开了视线。

 

10

暑假的时候,邱非跟着大部队一起上学校里的补习班。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从不缺席的叶修没有任课。

 

而他翘过一次课。

 

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他总是邻窗的座位。他正托着腮记笔记,突然就鬼迷心窍了去看窗外。这是个坏习惯。他这么想着。

 

走出校门的那个人,有点像叶老师。

 

等等——那就是叶修……啊。

 

他疯了似地冲出了教室,把老师和学生的惊叫甩在身后。但他在追赶的那个人呢?

他在哪里?

 

11

"也不能说具体怎么样。"

 

"当年冯校长拼命办补习,我闲着也是闲着,就一直去带班。……但凡是有补习就有我,你知道的。"

 

叶修翻手盖下手机,笑了一下。翻过手机: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邱非却看得眼皮直跳。

 

“也算是有了点积蓄。"

 

"那个暑假我就走了……一开始跟着家网吧做网管。”

 

他沉吟了一会儿,才继续说起来。

 

“后来碰到伴儿了。一起的。”

 

12

 

高三上学第一天,韩文清把邱非喊出去了一趟。

 

邱非没猜是什么事儿。韩文清是很认真的一个人,就算只是找他来谈谈心,也是正常的。他绕了个弯去把班里人的毕业规划和高三目标搁在叶修办公桌上,再一路小跑去韩文清办公室。

 

韩文清表情有点复杂,还专门给他泡了杯袋装茶。

 

"叶修走了。"

 

他说的简洁又明了,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叠地很方正的纸条。

 

"他让我转交给你。"

 

邱非看了一眼,四个角已经在长期的触摸下留下了灰色的痕迹。

 

韩文清看着他展开纸条,没有偷窥。

 

韩文清一向是这样的人。

 

邱非看着纸条,心里凉了下来。

 

是了。叶修一向是这样的人。

 

13

手机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这种土到一定程度的铃声是叶修的。邱非匆匆一瞥,只看到来电显示写的是猥琐魏。

 

叶修有一句没一句地和电话那头拌着嘴,把晚饭和次日中饭的内容给决定了。电话的声音很响,邱非没有刻意偷听,也能七七八八地听全对话。

 

电话说到最后寂静了一会儿。男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声音与什么微妙地重合了。

 

邱非往外看了一眼。这是他的老习惯了——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穿着正装皮鞋,站在落地窗外。他属于英俊得很颓废的那种男人,看着叶修,眼里仿佛深海。

 

他大概爱得很苦。

 

两处声音重合在一处。

 

"老叶,我是真的想好好跟你过日子。"

 

男人比划着口型。他看叶修看得很专注,身边的人来人往对他毫无影响。

 

可我是真的爱你。

 

邱非觉得自己似乎中了debuff,从脚趾头开始石化,一直到捧着杯子的手,一直到自己的每一根头发尖。

 

叶修没有发现。叶修只是抬起头来看了邱非一眼,神色莫名。邱非小心翼翼地对上视线,叶修却灼伤了一般,别开了眼。

 

叶修表现得好像很随意,邱非却觉得被X光扫了一遍似的。

 

"嗯,我知道。"

 

叶修这么回答。他看着邱非的胸口,那块黄铜色的姓名牌,笑得很苦涩。

 

"我也是。"

 

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14

"对了,"

 

叶修突然转过头来。

 

"有人传你是gay吗?"

 

"没有。"

 

邱非有些奇怪,只是摇头否认了这个说法。

 

15

邱非经常梦到自己奔跑在楼道里,跑啊跑,好像没有尽头。

 

最后他冲到楼前的门厅,看着阳光下的小花园,小花园那头的自动门。门开着,校门口空落落的。

 

而那个人呢?他已经不在了。邻窗座位上鬼迷心窍的一眼,竟然就成了最后一眼。

 

那确实是个梦。一个描绘心中美好青春的梦。邱非对此不以为意,他以为他在怀念一段韶华时光。

可此时此刻,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他在怀念一个人。那个人站在他的心底,从未离开。

"叶老师……"

"嗯?"

 

叶修挂下电话,回答得心不在焉。

 

"我毕业了。"

邱非看着叶修的眼睛,那双眼里的自己泛着柔和的暖意。他说话放得很轻,一字一顿,吐字清楚,怕惊扰了一个沉睡多年的幻梦。

"你还欠我一个回答。"

16

叶修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他似乎是想要俯下身来,动作停顿了一刻。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拿起手机,往外走去。

阳光投射在玻璃落地窗,看得人直晃眼睛。叶修瘦高的背影就这么被阳光吞没了,逐渐消失。

 

17

……一往而深。


 
评论(35)
热度(101)
  1.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落幕 转载了此文字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