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一》

我…对我更了!我没有有生之年!没有!(。
下一章老韩和大眼要开始吵架了(并没有)这章交代下大眼对叶神的回护和大眼的倚仗。最近天天上课上到死,一直没更,果咩qwq

欢迎订阅tag:all叶/江湖之远


江湖之远-11
 
皇城乱了,一时间人心惶惶。连带其他城市,都隐约骚动了起来。
 
这件事不能说奇怪。皇帝出兵轮回,这并不是个秘密。曾经的息氏不论多么霸道无度,在那个民不聊生的时候,纵然天子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能力带领虚弱疲软的人民对抗这一头瘦死的骆驼。守城人为他打下了江山,保住了十年平安。而相对的,是守城人日渐庞大的势力。
 
如今,是收权的时候了。
 
守城人自然不会让他如意。不说霸图十年,唯韩文清马首是瞻,没有二话:口口声声的皇族军队,不如说是韩家之兵。而几乎与天子撕破脸皮的轮回,也不会是好捏的软柿子。被迫当了出头鸟的轮回城,自也有一番暗潮涌动。兔走狗烹的结局,曾经的守城人早已料到。只是不知道,那一日会早在今日,便已经到来。
 
后朝命名此事为十年之乱。那是说书人喜爱的材料,那惊堂木一拍,张嘴就是“紫禁城里,朝廷之上”。可这一乱的主人公,乍一听,与江湖、朝廷都毫无关系。那由名满天下的药坊微草堂挑起。
 
更确切的说。
 
勾起战火的人,是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鬼才,少年成名、早已有名垂青史之功的王杰希。
 
王杰希来自微草堂。微草堂势力盘根错节,遍布了大江南北。在天子的眼中,那不仅仅是悬壶济世的药坊,更是继守城人之后最让他头疼又眼热的组织。微草堂的名声一向是举世无双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是如此。微草堂的弟子,多是身为孤婴,被前辈领回抚养。如此形成的继承体系,其凝聚力不可小觑。

微草堂中任意的人,都能为王杰希随时殒命。这可谓是个国中之国,朝中之朝。
 
若非如此,王杰希,一个毫无朝廷背景的医师,身为微草堂堂主,怎能尊贵到可以进出皇宫的地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杰希行事向来小心谨慎,莫不三思而后行。微草堂以治病救人为业,纵然耳目众多,连守城人都不得不卖他们的面子,真正得罪了朝廷,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他虽持着皇令,却从未行使过擅入皇宫这一权利。因而当他站在宫前,要求进入时,巡城的霸图侍卫无不面面相觑,不敢放行。
 
其中奥妙,王杰希自然一清二楚。他只是亮出金匾,冷哼一声。“见此者如见贵人。”
 
果然如见贵人。
 
皇宫奢华大气,古朴尊贵。这是前朝修到一半的新殿,被新天子鸩占鹊巢,自不会有人敢多说闲话。朱红色的宫墙里行走的无不是穿着清丽的宫女,与一溜儿深色衣料的阉人。王杰希步履如飞,直追得宫人小跑跟上。他梳着特别的发髻,又着一身青草颜色的纱衣,手里的笤帚换了拂尘,当如天人行于云霄,衣袍翻飞,
 
因而当他直接闯入朝廷大殿,朝阳的晨光撒露在他的身上,满朝寂静无声,唯有抽气声清晰可闻。
 
“微草堂王杰希,参见皇上。”
 
王杰希身为微草的堂主,放眼江湖,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不过一呼吸间的功夫,他就把自己调整到了开启战魂的状态。拂尘一掀,微风骤起,也说不上是什么招数,只是个小把戏罢了。而这武人心目中玩笑似的把戏,如同一只轻柔的手,在眼前密密麻麻站着的人群中,硬生生分出了一条路来。

“失礼了。”

他这么说着,语气平静,君子风度。在朝的大臣们却分不出来,他究竟是真心觉得失礼,还是只是一句应付的话。不过,这并不重要,不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要他死不承认,在场的各位,又能拿他怎样?

王杰希的手拢在身前,拂尘搭在臂上。他的眼神里是向来的镇定自若、漫不经心,三尺之外的天子,却硬生生从中读出了惊心动魄的意味。

“今日擅闯朝堂,是我王杰希的不对,然而,这窦娥之冤,我却无法因惧怕亵渎之罪,而忍气吞声。”

抢在天子说话之前,王杰希便开了口。他说话娓娓道来,就好像先生在给学生念着四书五经。反而是天子,被他这般悠闲又自得的口吻闹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如此温和的找茬,还真是头一回见。

正这么疑惑着,只听王杰希话锋一转。

“实不相瞒,此一来,我王杰希着实对大人有些微词。我微草堂一向以贩卖药材为生,我听闻老友叶修受了奸人陷害,身体不适,便动了些脑筋,送予两车灵药。本来也无关大雅,只是这两车药材,价值确实高了一些,其中占据榜首的,那是著名的生死药,醉生梦死。大人贵为九五之尊,对这的价值,自然也是一清二楚的,单说醉生梦死,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药材。”

王杰希说得慢条斯理,条理分明,此时却顿了一顿。暗香飘进殿内,所有人都尽可能深呼吸了一口。

香气勾魂,情非得已。

“然,这救命之药,不说它并没有送到我老友叶修的手里,竟还成了祸害他们兄弟入狱的源头。我王杰西行事向来清明磊落,这一车药材也是我费了多年心血,仔细收集的。这天财地宝,今日如何却成了他们私扣御贡的罪证呢?”

“由于这药材实在贵重,我是一式两份,一份送入皇宫,一份留给吾友。而这其中的账目,自然也是一清二楚,随之奉上的。”

天子仔细听完,似乎松了一口气,正想说些什么。王杰希却先一躬身,行了一个礼。

“江湖之人,绝不可做背信弃义之事,如今之事因我而起,我却无力挽回。我今日来皇宫,只是想请你证个公道,”

话毕,王杰希竟转身就走,丝毫不留情面。朝廷内一片骚动,近百双眼睛看着他青衣飘飘,一步一步行至殿外。屋外的持刀侍卫扑上前来,却只在拂尘一扫之间,瘫软在地。

天子忙召了人来,仔细查看帐目清单。以醉生梦死之尊贵鲜有,唯有服用过药物的天子本人堪堪能识别。但毕竟术业有专攻,他也不过能从香气特殊这一点模糊辨认。

御医越看下名目来,脸色越是青白。若真如此,便是找人顶下背信弃义的名头也好,皇族也要留下这车药材。

早在说话之间,已有两车药材被拖至殿外。遮掩的白帛被掀开,码得整整齐齐的各类药材暴露在外。除了中药的苦涩香味外,一味甜美的香气萦绕不去。味道并不强势,胜在绵长诱惑。如暮色蝴蝶,暗夜星光。

王杰希看也没看一眼,只是在经过的时候,挥手抛下了什么。

随着一声轰响,他的身后炸开沸腾火光。满车的药材安静而磅礴地燃烧着,在朝霞与满朝文武之前,恣意又傲慢地吐着火舌。

价值连城之宝,竟由此灰飞烟灭,不剩分毫。天子这等身份,也未曾有过如此的大手笔。在短暂的目瞪口呆之后,这位曾经的枭雄迅速地调整过了心态。

"令韩文清把他扣住,三日后,我要在御书房见到他。"

低语间不免咬牙切齿。他深吸一口气,宣布退朝。




发现大家都很讨厌皇帝君……嗯。我的错,一方面这个逻辑是很久之前推理的,一方面刘皓没出场,罪责让皇帝一个人担负了。
严格地说,老叶是被身体情况和传召连起来被逼上绝路的。他便虚弱要吃药(。)跟千机伞有关,跟皇帝没一毛钱关系。(既然已经自曝伏笔了我就说出来了:千机伞哪有夸张成这样的副作用,赖刘皓给叶修下过五气朝元散。他这样已经很本事了,也没水平联和皇帝)。皇帝纯粹是出于巩固中央集权的统治的目的,兴欣轮回并立,守城人前所未有的牛逼,想把斗神收归朝廷,竖立朝廷威信(守城人才是切乎百姓的角色,威望高过头了),他没想让老叶死,反而想把他供成神像。这两件事分开做,老叶都熬得过去,但入了朝廷解药就不好偷渡,老叶必须抗旨。
另外,皇帝不下狠手是为了名誉,要是老叶能死,他肯定是获利的。所以老叶不能入朝廷求药,那死路一条妥妥的。
……蠢die了……qwq会不会因为太蠢而掉粉啊……

 
评论(9)
热度(67)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