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翔叶】旅人-中》

详情提示请看上!此更有部分韩叶。
从没扑街成这样,真是心都死了T^T求热度呜呜呜


8
叶的妹妹叫橙。据说她死去的哥哥是叶的挚友。

橙堪称是天生丽质。纵然不施粉黛,也足以与任何一位荧幕上的美人媲美。我并不了解,也并不理解,这样一个女孩,如何愿意安定在这么一个地方,但她就这么到来、住下、快乐地生活了下去。几乎所有人都为她的容貌震撼,包括孙翔。

叶自然对此一清二楚。并不是说他观察力多么敏锐,实在是孙翔表现得太明显——他的眼神差点没能从橙的身上撕下来。

我们都觉得孙翔的事儿得吹。各种意义上的。没有人能容忍一个三心二意的追求者。就算他真的不再追求叶、看上了橙,橙也难说会不会对追求过自己哥哥的男孩子心存芥蒂。

事实上,孙翔对于叶的殷勤倒是没有改变,反而是橙的态度有些微妙。按照礼节,对于小姑子,追求者也是要小心礼待的。橙似乎很快适应了这个位置,一方面有些挑剔孙翔,一方面又会不遗余力地指导他——指导他如何正确地拿下叶。

叶是个挺好伺候的人,相对的,要找他喜欢的东西,实在是有点难。若非是橙这样与他朝夕相处的细心人,还真发现不了。

孙翔很承她的情。偶尔还帮她打打架跑跑腿什么的。

橙也很承这位兄夫候选人的情,帮叶推掉了所有的聒噪媒人不说,还帮二人牵上了线:叶来到我家乡的第五年,四月时,他去二线城市办事。橙根本不容叶反驳,就为他准备好了保镖——孙翔。

9
他们在那座城市经历了什么,是我难以触及的秘密。那次短期旅行出乎意料的漫长,等他们归来时,日历本已被翻过一页,迎接新的满月。

我对那个月的天翻地覆充满了兴趣。这与我本人对他们爱情的好奇无关。任何一个见过那一个月之前、之后相处状态的人,都会对此燃起好奇。明明是两个关系不算熟稔的朋友,就算其中一方爱得死心塌地,单方面的爱火,又如何能让两个人在一个月后亲密得孟不离焦,心有灵犀?

回来后没多久,他们就举办了当地的传统仪式,宣布结成一对。两个男人的结合惊世骇俗,早在孙翔在叶的门前留下第一只猎物之时,就掀起了惊涛与骇浪。好在,长达两年多的明恋长跑,没能直接打动叶,却足以打动了所有村人。红双喜贴着的门楣,迎来了所有人的祝福。

叶是著名的一杯倒,一口米酒下去,也够他睡大半天。相对的,孙翔拥有胜常人一截的好酒量。仪式从前一夜开始,到当夜方结束。我们纷纷避开叶,试图灌醉孙翔。

孙翔醉了又醒,接连三次醉得不省人事。叶开始还试着阻拦,很快就被其他人的一句句嫂子给堵回了桌。如果说第一第二次的醉酒还能以习俗为由一笔带过,第三次孙翔喝醉纯粹是来自单身汉的恶意。自从孙翔开了头,村里的男女多少也动过些不怎么纯善的用心。就连我,不得不承认,也曾被叶美如天神的一双手勾引,一度对他不怀好意。然而坚持又张扬的人只有孙翔一个,而他也夺走了唯一的奖品。灌醉他,就当是给一段失败的恋爱一个解脱。

因此第二夜的酒喝得酣畅淋漓,只余下了一地的空酒坛。夜色里,孙翔在叶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回属于他们的家,我听见叶与孙翔的对话,宣告我那段旖旎的暗恋葬身海底。

10
孙翔对叶的追求并非一帆风顺。这并不是说叶的推拒,而是指其他追求者的到来。

就算在那时的家乡,也并非所有人都会选择传统的追求方法。旁侧敲击的隐晦保守派,永远都是存在的。包括我在内,也有许多人属于保守派。

然,对于叶,我们都选错了方法。叶是个聪明人,他看得出我的一言一行中究竟藏了些什么。他更是个善于装傻的人,没有给我留下哪怕一点机会。

唯一一个曾给孙翔带来威胁的人,是韩文清。

韩文清和叶同年。早在我们思考“荣耀”是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握紧了跟叶相似的银白卡片,捧着电脑与之一战。他的账号名是叶修取的。更确切的说,是叶翻着他的课本随口取的。叶没想到他会当真。他大概忘了韩文清是从不开玩笑的人。

是的。从不开玩笑。

如果说孙翔还能用倔来形容,那韩文清就是块石头。三观正到一定地步,只有向前,不会退让。他幼时是个孩子王,把一群野猴儿管得服服帖帖。长大了也不消停,要说有谁能制住叶,那只能是他了。叶和他关系很好。他们两个人仿佛站在相对的两极,截然不同的同时,又互相烂熟于心。

这让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威胁。韩文清粗暴又简单地侵入了叶的安全范围。正因光明磊落而防不胜防。一直到韩文清在叶的门前留下第一块鹿肉,孙翔坐不住了。

他提出了决斗。

所谓的决斗早在几百年前就褪去了血腥与肉搏的外壳,替换成了猎户之间技巧的较量。叶作为变相的当事人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还没等二人商量好具体内容就匆匆赶到。他叼着烟跑步穿过了大半个村子,呼哧呼哧喘着气给了韩文清和孙翔一人一个脑瓜子,抢了二人的弓箭,晃晃悠悠地回去了。

一句话都没说。

韩文清和孙翔面面相觑。叶的态度很明显,不赞成二人的行为。抢走武器不过是一个信号,真要拦着他们,再找一副弓箭还不容易?

相对的,叶不掐断决斗的可能,他们便当真愿意冒着风险,决个胜负不成?

橙慢了几步也到了。她唉声叹气、夹枪带棒地批评了一番二人此行为的毫无意义,最后说:“他又不是一头猎物,谁赢了就能归谁。”

韩文清想了想,竟点头附和了橙的说法,转身就走了。孙翔也无话可说,只是一腔怒气憋在胸口,堵得不行,左思右想了半天,撒丫子追去了叶的客栈。

11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称呼仪式为婚礼了。这其中没有太大的区别。

大抵可以猜到,韩文清和叶之间另有一段往事。无非是你追我赶的言情故事,只不过尚未成舟便一拍两散。我可以想象他们二人的相处模式,火花四溢,互相容忍。韩文清对叶有难以言说的保护欲,而叶对于韩文清的理解与支持也远非爱情两个字足以概括。这样的和谐在叶婚后依然得以维持,惹得孙翔常常把醋缸子打翻了一地。

他们俩大概会是合适的一对,可惜在那个太过平凡懒散的地方,容不下这样的热度与激情。

其间细节我没能从当事人口中探听出哪怕一星半点。韩叶二人的状似暧昧不过持续了半个月就消散无踪。再之后的半年里叶几乎斩断了孙翔接近自己的一切可能,直到那一个月旅行的到来。

是的。就是他们感情飞速升温的那个月。

12
……罢了。

你想听听他们婚后的事吗?

 
评论(12)
热度(29)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