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韩叶】溯游》

 *设定奇诡,时间线有一点怪(因为我昨晚太困自己都弄不清…了…相信我我平时不这样x

*感谢@第七息 的推荐!同样感谢吃下安利fo我的妹纸们,受宠若惊。

*…我本来想写的是片段灭文…

补:经提醒发现doctor who撞设定了= =纯属巧合,果咩




他张开双手拥抱大楼之外的浩荡人间,就像鹏鸟在等待风,等待扶摇而上那萧条的九万里。

韩文清匆匆推开天台的大门,扑入眼帘的便是这白鸥般凌厉而尖锐的背影。他能感觉到自己一瞬间加速的心跳,下意识抬手掩住刺目的阳光,只觉得这个人格外陌生起来。

叶修微微侧过头,留给他一个浅笑的嘴角。

消失不见。




“你好,在场的各位和韩文清警督。”

整座城市最高的摩天大厦,闻名遐迩的地标建筑,其覆盖整个墙面的霓虹灯幕在短暂的黑屏后投射出记事簿的画面,宋体字一个个跳出来,与黑客入侵的幻想相符到了扭曲的地步。人们兴致勃勃地惊呼、谈论、八卦以及调笑,唯有楼底身穿警服的那个人不知觉掐疼了自己。

“我是叶修。”光标还在不依不饶地往后走,闪烁如黑暗里蹦跳的足尖。“来同你分享一件精妙绝伦的大事。”

“我爱过你。”




“我来找你,你怎么不开心啊韩大警官?”

调笑熟稔。韩文清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费了点儿劲把他和那个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联系了起来。

一官一匪,这叶修怎一副与自己熟悉异常的模样?逃离脱身的新花招?

“我自己也会找到你的。”

来自最优秀的特警的骄傲宣告。

名为叶修的盗贼笑了起来,一边笑得喘不过气,一边说:“好。”





“队长。”

张新杰把厚厚的一叠打印稿放在了韩文清桌前。

“如果可能,我希望你能解释,昨天会议中,你以叶修为由呼叫霸图组的原因。”

韩文清从砖头厚的分析材料中抬起头来。“我没有。可能是误播,抱歉。”

“不。——不如说问题就在那里。”

张新杰用食指指节敲了敲桌面。

“卫星定位显示,你在摩天大楼楼顶。”




亲吻,抚摸,沉迷。

韩文清扯开对方胸口的纽扣,手指抚在脖颈处,能清晰地感受到情动的呼与吸。

“叶修。”

他这么问询,轻柔如呢喃,肃然如白刃。

“你怎么从博物馆离开的?”

“告诉你了我还靠什么吃饭。”

叶修拽住那只不怀好意的手,一边描摹着上面的枪茧,一边漫不经心地笑眯了眼睛。膝盖不安份地在危险地带徘徊,添火添柴,不亦乐乎。

“不过嘛。”

他话锋一转,十足挑衅。

“你可以猜。”




只不过偏过头的一刹那,前一秒才挣扎着穿好衣服的男人就可以消失不见。就算是韩文清也曾恶意揣测,被自己开发彻底的身体,带着满身吻痕与某些不应出现在某部位的液体,如何跋涉过层层警戒与防卫,逃离脱身?

男人被折腾得腰软腿软,这点韩文清再清楚不过。若不是他真如王杰希一手大变活人的好功夫,便是有人接应,难以寻出。

——抑或是,只有把人绑起来,才可以……

抑或是,就算锁在密室,他也能悄无声息,刹那遁去。




“我爱你。”

叶修带着诧异,似乎又了然于胸:“嗯。”

雨点携入泥泽,心思沉入谷底。韩文清在瓢泼大雨里皱紧了眉,像古早电视剧里苦情又冷清的男主。

“什么叫……「爱过你」?”

叶修偏过头想了想,狡黠而无辜。他伸手抚上腰间那双握惯了枪杆的手,战栗感送到每一寸指尖。在对方颊上落下一吻,呼吸刻意喷涂在对方耳边,带着雨夜的潮气。

“哪个字听不懂?”

韩文清嗤笑于他的逃避,知道他不愿说,便也不去纠结于抖机灵的回答。

“我会等你。”




“你来问我。”

侦查组王杰希,嘴角多少扭曲着,瞪着那双名镇一方的大小眼,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问题:“我有没有教过任何人,比如叶修,大变活人这个魔术?”

“韩文清,要么是我听错了,要么是你脑子坏掉了。”

王杰希叹口气,半开玩笑地总结成词,惊讶地收获韩文清沉重不似作伪的表情。

王杰希肃然。

“……出门右拐心理科,谢谢。”




不动声色地按动手表上设置的侧纽,韩文清心里总觉得这一幕的发展多少有些眼熟。叶修所乘坐的电梯在他眼前缓缓闭合,男人把玩着手中价值连城的宝石王冠:“大警官,天台见。”

他冲向逃生楼梯,一手抚至腰后,一边熟练地解锁设备,向警署发送信息,一边以常人难以匹及的速度与耐力爬梯。足足十三层楼梯的全力冲刺,就算是韩文清踏上象征楼顶的那一层水泥楼板时,也觉得松了一口气。

叶修特有的休闲装扮闯入视线,只一个背影也灼人眼球,嘴角背叛主人露出的微笑傲慢又决然,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又还是停住了嘴。

“你——”

宛如一场盛大的幻觉,叶修无端地消失了,正如他无端而来。




叶修再也没出现过。




当韩文清年过四十时,已经坐上了局长的位置。他从火线上退下多年。除了局长的义务,只有审问这一块,他依然熟练而老辣。

这天的目击证人里捎带一个眉目懒散的少年,进了警局跟进了大观园一样,东张西望,好不快活。就一位才经历了银行持枪抢劫的未成年人的标准,他的心理素质好到可疑。宋奇英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特地将他单独留给了韩文清处理。

那还只是个男孩,十五六七的年纪,衣着富贵,步伐动作中的慵懒与困倦藏着名为你奈我何的锋芒尽显。记忆中被故意模糊去容貌的人逐渐清晰,鬼使神差地同这个孩子联系在一起。

该不会是叶修的儿子?

韩文清一方面被雷得不轻,一方面又隐约觉得,可能性挺大。

孩子挺主动地自我介绍:“我叫叶修。”




走之前小孩儿有些纠结地问:“韩大警官,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语调婉转,熟悉异常。韩文清听着大警官三个字就浑身不得劲,面色不善地应了一声。

小孩儿也没被吓到,挺开心地凑过去,立刻就动上手了。韩文清的领子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扒开,叶修手一抹,颈后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韩文清一把把人从身上撕下来,捕捉到少年惊讶的只言片语:“我一定会很爱你,啧。”

韩文清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时代。

小孩儿脚底抹油往外跑,出了房门又伸头进来。

“等我来找你啊韩大警官。”




孩子毕竟还是没有来。




肩胛骨上方自那之后显出个叶子图案的刺青,鲜明至今。

评论(25)
热度(55)
  1.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落幕 转载了此文字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