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四(下)》

这半章……这整章都在刷江叶。下章见城外军队,就能遇见些其他人啦;D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D


各个城池有各个城池的守城人,衣衫也各有不一。叶修出门时茶水泼了一袖,在江波涛的笑脸下颇尴尬地换了轮回黑白金的华丽队服——据说是周泽楷友情提供的,江波涛笑得刀光剑影,叶修愣是没敢问他,这衣服的尺寸为何贴身的过分。

换衣服时江波涛神色自若地捧着茶杯纹丝不动。叶修本想赶他出去,又觉此举未免太过矫情,懒得计较,十分坦荡地换起了衣服。轮回队服干练不假,论穿着之繁复、装饰之丰盛,丝毫不逊于宴飨时华美的礼服。

衣饰琳琅美不过佳人如玉,白色的内衫露出来,领口还绣了碧绿的竹叶,精致无匹。这般费事又无用的奢侈,是孙翔这小子的主意。这刺头青年脾气暴戾又过分直爽,江波涛三言两语就套出了底细:他见过苏沐橙曾皱着眉试图给一件里衣绣上装饰。

能劳烦这位天仙似的姑娘动手,除了叶修,还真再没了他人。

孙翔甚至还拿出了一件现成的做样本——想来是叶修狼狈离去时留下的行李。一件旧衣而已,周泽楷看得耳朵都成了红烧的色泽,江波涛头疼得紧,匆匆找人临摹了花样,就催着孙翔收好了去。

哪知道叶修一眼就瞧个通透,只拎着那衣服笑了笑,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江波涛都做好了被登门拜访的准备,只平白空欢喜而空紧张了一场。此时见这身衣服,他的心里倒有些难言的滋味。

叶修蹙着眉折腾了半天,腰带、侧襟一团糟。索性不与之纠缠,他一摊手,“小江,帮个忙呗。”

江波涛似是而非地笑了一笑,同样张开手臂去,好似一个长久的拥抱。他从正面拥住叶修,虽然看不清对方身后的情形,灵巧的双手却自具一双慧眼,帮他把那些麻烦的金银锦绣收拾得服服帖帖。理罢,贪恋于这种诡异的温情,他带着莫名的古怪心情停下了动作,直到眼前的耳朵泛了红色。

“小江。”叶修的声音懒洋洋的,若不是看见了他的耳朵都染了尴尬,江波涛定要被他骗过了,“睡着了?”

“怎么舍得呢。”

他松开手,为叶修重新整平胸口前襟。叶修撇着眼看他的手,而他在看叶修。

小心地摘下才换下旧衣腰间的香囊,江波涛俯下身来,仔细把他一丝不苟地系在腰带上。那是陈旧的微草缎,做工精致,尊贵得毫无骄奢气,不知是因为王杰希的缘故,还是随了叶修的懒散性子。

江波涛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了叶修一番,那是少女在审视自己用尽心思打的刺绣荷包,极挑剔而极自得的心情,连屋外的阴霾都忘却。他显然打扮出一枚无可挑剔的荷包。白衣黑裳,金边流苏,袖手而立,当是遮盖不去光芒的翩翩少年郎。

江波涛看得光风霁月,叶修也不好责怪,只哼了一声,掸落对方放肆的视线,抢先走出门去。江波涛是出了名的水晶心肝、长袖善舞,向来是温和好相处的模样,莫说这轮回府内,整个轮回城都待他如亲人般热情。叶修随身携带了他向外走,就好比举了皇帝的圣旨,只凭这张脸就收获瓜果无数。

江波涛熟练地推脱,实在推不去便也不去纠结,尽数抱进怀里。叶修的步子拖沓,很快落在江波涛半步之外;如果说一开始是无心,后来便是有意了。

江波涛一面要应付城民,一面又带着种莫名的不放心,频频回首去看缀在后面的那人。一开始叶修还能当不知道,随着江波涛怀里物什变多,江波涛扭身来看他的动作也别扭起来,格外刻意。这时候再不说话,实在有装傻装成真傻的嫌疑——“小江,想要我帮忙直说,你这么看,我会误会的。”

江波涛干脆转过身来等他,两只手捧着一盆满满的果实,笑问:“误会什么?”

“要不是知道你是轮回铁打的副队,我真的以为你想来兴欣。”叶修长吁短叹。他的五官清秀,是天性薄凉的面相,然苍白的太阳光撒在鼻尖,倒也有些温柔腼腆的味道。江波涛偶尔捞着机会与他单独相对,心头本就带了一丝不知所起的期待,此时天时地利而人和,竟看得有一些痴了。

他走上前,捞起对方的手牵着,轻声道:“走罢。”

江波涛特意放慢了脚步,与叶修一致。叶修反而难以自然如故,欲盖弥彰地挣脱开去显然不符合他一贯的风格,东张西望了半天,还是从手边人的篮子里摸出一枚果子,信手在新衣上蹭了蹭,塞进嘴里啃。

江波涛自然是不会介意的,笑眯眯地看他仓鼠似的啃果子。热情的轮回城民把他当作了轮回的新人,几乎用母视游子的目光送他们往城外去。叶修长那么大也没见过这阵仗,只觉得毛骨悚然,下意识地握紧了手。

江波涛心里几乎笑了个倒仰,放纵对方把浅浅的指甲掐进自己掌心。

评论(12)
热度(49)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