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全职/all叶】诡道1.1》

暂用名百鬼夜行。已改名诡道。 

见啥打啥tag。第一章是先找回伞哥咯(虽然他还没有出现……

老韩、新杰是黑白无常一梗来自鲜掉牙太太的长命百岁。在我的推文里提到过这篇,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文,超、级、美。
尝试了新文风新设定,祝食用愉快。


黄昏了。
 
叶修歪歪扭扭地走在街上。他本可以用式神回去的,但显然抽一支卷烟这个主意更具吸引力。
 
临近冬至,正是寒冷的时候。今年的天气又怪异过分,饶是法术当茅草烧、裹得严严实实、狩衣下揣了只暖呼呼的妖怪捂手的叶修,也觉得有些泛寒。
 
这可不好办啊。
 
叶修从怀里伸出手来,抽出含在嘴里的纸烟满足地一呼吸,赶紧又把手藏进怀中。
 
这么做似乎不太合礼仪,不过为了取暖,也马马虎虎吧。
 
很快就要入夜了,街上人迹寡淡,少许行人也行色匆匆,急着回家。
 
“果然还是要早点结束工作比较好。”模糊地嘟囔着,叶修不禁被行人们所影响,多多少少也加快了脚步。
 
嘴上那么说,他心里十分清楚,早点结束工作不过是个妄想罢了。
 
叶修的本职工作不重,可以说是相当清闲的好位置。只是,作为一个初到阴阳寮、还占了个肥缺的新人——虽然明眼人都知道这新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在工作的时候难免会受到排挤。
 
别的职位上的人由于工作实在繁重,拜托同僚帮忙,这实在是不好拒绝的请求。有意无意下工作量变得大的可怕,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好在在大家走得差不多后,还可以用纸式神帮忙——这是不合规矩的,绝大多数阴阳师也难以做到,但叶修是不同的。
 
阴阳寮是个讲究资历与能力的地方,人员进出非常严格。若不是依靠叶秋这个大靠山,一个来路不清、没有任何驱魔历史、更无师从的人,挤破了头也难以进入。
 
叶修并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但是有些毫无必要的麻烦他也不愿意去招惹。横竖并不是多大的事情,只不过是繁杂一点,他也就忍了。毕竟,一旦有出去巡逻的机会,展现出了自己的能力之后,情况立刻就会大为改观。这一点,叶修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虽说是如此,他真的十分怀念以前做大阴阳师时,想请假想就请假……不,想沐休就沐休的日子。
 
再次迅速地喷吐了一口烟,叶修有些疑惑的嗯了一声,百鬼夜行的时候街上竟如此干净,这一点倒是少见。
 
掐指一算,原来今天恰逢鬼市。这就是了,既然都去了鬼市,街上是该干净一些。
 
作为镇馆之宝……是说,大阴阳师,一年一度的鬼市,他从来都是要亲自坐镇的。如今他既已经被原来的领主给赶出家门,从头做起,反而倒是轻松许多。
 
叶修自入行起就是大阴阳师,哪里不干净就往哪里蹿,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正常的街道,此时看,倒有些新奇的意味。
 
不过,正常的街道,总该不会连人也不见了呀——他都不用多猜就知道肯定是有人捣鬼,只不过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毫无痕迹地装神弄鬼的家伙,也不过就是手里数得出来那么几个。既然是熟人,他也就不费心去破解。
 
这么老套的鬼打墙,一看就是有事来求。叶修实在懒得继续走下去浪费体力,撩起宽大的狩衣下摆,席地坐下,剪起小人来。
 
最近纸式神消耗太快,叶修也不得不亲自动手了。
 
没等他剪上多少,就被一片巨大的阴影所笼罩。金色的巨犬足有两人多高,本身长相并不凶恶,甚至相当温和帅气。但两侧露出的尖锐犬齿说明,这只犬不仅不温顺,恐怕还相当凶狠。
 
叶修不动声色地抬起头与之对视。夕阳的暖橙色光芒铺洒下来,几乎和犬的皮毛化为一体,哪怕是崇尚红颜白骨的叶修,也被这种张扬的灿烂糊了一脸。
 
只要他不张嘴——这并不是说他长得可怕,而是……好吧。叶修马上放下了剪刀,堵住自己的耳朵。
 
这只艳丽得古怪的家伙,虽然让人难以置信,但毫无疑问是犬神没有错。一般的犬神是没有这样的毛发的,更没有他那么烦,因此叶修经常质疑,他是不是海外的人不懂规矩,做仪式时,不仅没有给犬面前摆上好吃的,还堵上了他的嘴,这才积攒了那么多话,怎么也说不完。
 
犬神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却只落得这般对待,眼看就要火冒三丈,叶修慢悠悠地放下手,问:“文州怎么说?”
 
喻文州是这只犬神的主人,而犬神则是喻文州的神器,短时间内并没有跳槽的打算——就算听起来不可思议,现在的犬神,确实是名叫喻文州的人类的祝器,赐名为“黄少天”。
 
“「鬼市出了点问题,麻烦前辈来看看。」”犬神摇摇尾巴,有些不爽地复述了主人的话。“情况似乎蛮麻烦的,我就勉为其难地载你过去吧,你要好好的回报我哦。”
 
这不就是什么都没说嘛。
 
要不是叶修知道那位后辈纵然心脏得一塌糊涂,却不至于让他以身范险,又由于叶修本身对自己的实力有相当的自信,换作其他阴阳师,可没胆子轻易接挑子。三界的事,还碰上鬼市这种大场面,可没人说的准。
 
他掐了个手势,才剪好的纸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奔回兴欣报信,“让文州多给你准备点贡品就行。找我帮忙,又让我出血可不行:我现在小门小户,很穷的。”
 
黄少天哼叽了几句,俯下身来,让叶修爬到他背上。叶修挺熟练地拽着他的毛坐稳了身体,摘下立乌帽子,趴伏在厚重的毛发上。动作难看了一些,速度还是很快的。
 
黄少天扭过头来,看着身体上的人类,确保他坐好了,才奔跑起来。他的速度极快,若不是叶修这般动作,很快就会掉下去。
 
这并不是开玩笑,叶修确实曾从黄少天身上坠落。黄少天表现得那么小心,也是之前被吓得七魂散了六魄而来的教训。
 
不能说是谁的过错,要追究原因,只能说没有经验。看似温顺好说话的犬神,实际上难相处得要命,统共也就载过喻文州和叶修两个人罢了。
 
他以前可以算是个祸津神,现在也不算是个善良的神明。能让他老实的家伙,从妖怪数到人类,再从人类数到鬼,只有三个而已。
 
在黄少天的帮助下,叶修很快到了鬼市。黄少天的作用并不是“载叶修去某一个远处”,而是“载叶修离开人世”,鬼市位于人间与地府之间,并不是单纯的往前走十步、右转五十步那么简单。
 
大批的鬼和妖怪聚在写着“鬼市”的牌子下,哆哆嗦嗦的,不敢进去。叶修十分惊讶,定睛一看,笑了个前仰后合。
 
原来鬼市的入口牌坊下,站的是他的老相识:韩文清和张新杰。
 
这两个人,是隔壁霸图的队长和副队长。平时道貌岸然,一本正经,足可以贴在门上当门神;此时却藏不住身份了。人类认不出来他们俩是黑白无常,这些鬼怪们一清二楚。这两人左右各一地一站,那可真真是地狱来人,也难怪那些妖魔鬼怪不敢上前。
 
黑白无常这角色,管的是生与死。与生俱来的强迫症,除非被打得不能自理,绝不会在自己的职责里偷工减料。换其他人,让他们先离开会儿、放人进去足矣;偏偏碰上这两位煞星,那不服也不行。
 
远处一抹浅青色走来,原来是喻文州。黄少天把笑得正开心的叶修放下,化作一个金发少年。少年一袭武士装扮,长发束成马尾,腰侧别着把长相奇怪的剑——这就是他短时间内宿居的宝剑冰雨,喻文州的「祝器」——激他道:“叶修你别笑了,认真点行不行?这情况很严重啊,你有本事笑你倒是解决了啊?”
 
喻文州按住黄少天的肩,行了一礼:“前辈,好久不见。”
 
叶修含笑受了一礼,才道:“我现在是学徒,该我给你见礼。”又敲了一记黄少天的头,笑话他:“这点小事,也要我来?”
 
黄少天并不怎么觉得疼,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赶紧趁机挤出眼泪来,可怜巴巴地看着叶修。
 
喻文州摇摇头,知道黄少天在博叶修的心软,不禁也露出笑意来:“前辈就不要欺负少天了。”
 
喻文州帮黄少天打助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叶修想也不想,拒道:“兴欣太小,招待不起犬神。”
 
黄少天气得跳脚:“以前你在嘉世,你也不见得让我来啊!”
 
嗯,黄少天想假装懵懂爬叶修的被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里暖和了许多——叶修这么想着,解放了双手,幸福地吸了一口烟:“那时候你可还是蓝雨的犬神呢。再说,我不是带你去玩过了吗?”
 
作为蛊的一种,犬神哪有容易易主。
 
黄少天没有办法反驳他的话,又不好直白地解释“我只是想和你一起睡不是要来嘉世也不是要来玩”,只好尴尬地换一个话题:“你刚才不是冷吗?我变回去给你暖暖吧,不需要你太感谢我,只要给我多准备点贡品就可以了。”
 
“你太大只了。”叶修挑剔地看了看他,“这里放不下。”
 
“我可以变小啊!你懂不懂啊叶修?队长都没能让我帮他捂手,还不是看你太可怜了才帮你一把!”黄少天气得跳脚,只得到叶修一个恍然大悟的眼神:“哦,我手上有了。”
 
“什么——!”
 
黄少天受到了会心一击。
 
没等黄少天开始搞破坏,喻文州就忙不迭把他收进了祝器里。叶修左脸写着“深感同情”、右脸写着“幸灾乐祸”,问道:“文州,辛苦你了,手速有长进啊。”
 
喻文州有些顶不住他这般赤裸的视线,苦笑道:“就别吓唬少天了。”
 
叶修讶然,伸手在自己上腹部抚了一把,宽大的狩衣勾勒出圆滚滚的形状:“我哪里吓唬他了?”
 
喻文州失语,不再追问,牵起叶修的手:“随我来吧。”

**********************************************************************
犬神
犬神本身指的是狗的幽灵,关于这个“犬神”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传说如果在事先捆结实了的狗面前放置美味食物,但就是不解开绳索给它吃,它越拼命挣扎想吃食物的欲望就会越集中,然后猛然砍下狗的头,丢到很远的地方;或者先将狗头祭祀一番,再丢到海中的岩石上及其他远处,那个狗的死魂就要作祟,就可以被作为犬神。
银仙中说,犬神会经由掠夺、诅咒而变得强大,为主人带来荣华富贵的同时,逐渐的,主人会因为供养不起而衰败。
***********************************************************************

*可以揭露的情报:

叶修-阴阳师。

韩文清、张新杰-黑白无常。

黄少天-喻文州的祝器/犬神。

评论(37)
热度(125)
  1. 七月烟岚~咸鱼中落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防删转载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