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伞修】鱼》

因为拜伦的诗而起的脑洞。本来想写老叶在老韩面前哭的……这样的话,好像就虐了哦?……那就让伞哥自己看着吧。




你见过他哭。


毫无疑问,只有你见过他哭。叶修跪在那块棱角分明的白石前,大声嚎啕,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哭起来一点也不仔细小心,坦荡得要命,偶尔用手抹一把脸上碍事的泪,专心致志地悲伤。他怎么会有那么多泪水?你几乎被逗乐了,下意识伸手抹过他的鼻子。手指穿过他的面孔,把你自己吓了一跳。


这可怎么办呢。


你发起愁来。


他不适合哭。你看惯了他笑得得意而自满,脸上飘着淡淡的红晕,好像没有事情难得倒他。你在火车站的角落里捡到饿得要命的他时他都没哭,只是咬着牙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修。你起来。


你脚下被绊住了。你看了眼那块写着自己名字的石头——得了,没错,就是墓碑——一屁股坐了上去。从你的角度来看,叶修好像跪在你脚下。


你看着他的后脑勺,带着点不知来处的满足和得意,又带着点无缘无故的悲伤与心疼,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后脑勺。手指一如之前,飘然穿过对方的发丝,即便只有如此,你也执着于这种虚假的安慰,一边说着话,一边揉。


你起来。


你起来啊。


叶修的头顶上有一个漩,你总是逆着揉他,把他一头软毛揉得乱糟糟的。现在无论怎么揉,叶修的头发都不会乱了。


叶修的哭声渐渐息了。他从兜里掏出条手帕,擦干净脸上的泪,缓了缓心情才站起身来。


“明年拿了冠军来看你。”


好啊。


你回答他。


……别哭鼻子了,丑死了。


我看过你哭——一滴明亮的泪

涌上了你蓝色的眼珠;

那时候,我心想,这岂不就是

一朵紫罗兰上垂着露;

我看过你笑——蓝宝石的火焰

在你前面也不再发闪,

呵,宝石的闪烁怎能比得上

你那一瞥的灵活的光线。

(拜伦)

 
评论(1)
热度(19)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