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喻叶】鱼戏莲叶_1》

•这本来是G文…太长了(。)还是写来休闲顺带撒糖(?)…嗯 也有可能坑——(所以拜托多留言咯??剧情怎么走会根据大家讨论决定…没有大纲,但是隐藏结局是be哦?当然也会有生生世世在一起的走向请谨慎选择w(○’ω’○)
•好像有all叶感?我故意的哦(//∇//)
•新的打算写一篇梦迎合本子主题,春梦啥的……春梦究竟要不要上本垒?(毕竟我从没写过……




走出兴欣武馆的时候,叶修几乎就要撑不开眼。

他的作息与常人不太一致,若不是苏沐橙耳提面命、早就与他约定好,他才不会在一大清早出来吃这劳什子早点。 歪歪扭扭地软在长椅上,仅剩的些许清醒,也只能保证他不要一头栽上油腻的松木桌板。店小二连喊了几次,才把他从周公那绑回来,除去吩咐了两只香菇肉包收拾进食盒,也不过就是一大碗时鲜的马兰头菜肉馄饨。

馄饨都是提前落好一轮滚水的,很快就端上了桌。碗里搁了虾仁蛋皮,还有一小撮紫菜。

一位蓝衫子的青年人走进店来,坐到他对面。叶修在对方落座时抬了抬眼,霎时就被那副如宝石般剔透晶莹、又毫无生气的眼珠子唬住了。可那人的五官明明端正而隽秀,眼窝浅浅,连鼻梁也不特别高挺,是彻底的汉族面孔。

此外就是“好看”二字了。此人着实一派端方风度——一身水蓝色的鲛纱与眼睛一个颜色,比之叶修本人都值钱得多——叶修见过的美人绝不能称作少,这般潇洒姿态配以风流皮肉,只配作天生天赐,不枉周围的人都看呆了眼。

只兴欣武馆里的几位,性子如何且不论,一身皮相撑得住场面。就神与形二者横比此人,大抵算旗鼓相当罢了。

也许是叶修表现得太过无动于衷,那人伸出指尖来沾了茶水,在松木的桌面上写:“喻文州。”

叶修对广交朋友无甚激情,赶紧侧了眼假装没看见。

喻文州带着笑喊了好几句小二,伙计才醒过神来。他说话里隐约带着一些闽南的口音,混在一片吴侬软语里,显得分外不同。按着隔壁桌上点了两屉汤包、一碟子煎饺再搭一碗豆浆,他睁着那双蓝得煞人的眼,光明正大地请求叶修帮忙付账。

店小二正端着提壶给他倒豆浆,听得双目圆瞪,手上抖了一抖,那注象牙柱就成了玲珑的珍珠,撒了一桌面:“客官,本店可没有霸王餐的说法。”

“所以我才拜托这位大侠付。”喻文州十二万分的善解人意,看了眼叶修小指旁的豆浆渍,哼道:“你太不小心了。”

店小二无来由地一激灵。

叶修被喧闹的街吵得脑仁疼,恨不得趴在桌上倒头而睡——他纯粹是凭借本能躲过了滚烫的豆浆。

“什么?”

喻文州笑着重复了一遍。

叶修自魏琛后再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点了点对方小指上的黑珍珠银戒指,“你这件够买下这一条街,怎的喊我付钱?”

喻文州抬起手看了看:“这是老婆本,怎么能卖了换钱?”

理直气壮得让人生气,竟然还笑咪咪的。

叶修莫名其妙就吃了只鳖,越看这喻文州越是眼熟,熟得他心里直犯嘀咕,怎就从笑里隐约看出委屈来。

不知觉手就没管住,掏出苏沐橙塞给他那荷包,数出一排铜板来。

“喏。”他心说权当每日一善,“催后厨快点帮我装了包子。”

店小二接了钱去了。叶修的馄饨还滚烫,只好一点点吹凉了再吃。反而是喻文州吃相优雅,看着就香甜。……他更觉得食不下咽了。

卖糖葫芦的声音愈来愈近。叶修赶紧喝尽了最后的几口汤,推开长椅去张望。有人扎着黄头巾子、举着糖葫芦杆子,边吆喝边往近处走。叶修一招手,那人就分开人群,往早点摊来。

从荷花锦鲤的钱袋里倒出最后的几枚铜钱,叶修换回根冰糖葫芦,耐心举着,等伙计递来食盒,正好并在两只包子边上。铜质插销上挂了枚拇指大的梅花锁,他也懒得锁上,起身便想走,却被牵住了。原来喻文州紧紧攥着他的袖口,等在一旁。

叶修不喜欢他那双一潭死水般的眼珠子,看着像宝石似的流光溢彩,就是太不像是个活人。偏偏喻文州巧言善辩,说不过就不动声色地耍赖皮,直像是被欺负了。喻文州要纠缠不清,无中生有地套关系,让他也带上几分火气,话说得很刻薄。

“我没钱再帮你付帐了。”

喻文州点点头,神色异常严肃。蓝眼睛对着黑眼睛,就是一瞳冰冷的湖水泼进叶修眼里。

“不论你喜欢什么,我来付钱。”

这真是再朴实再优秀不过的一句情话了,只是不适合此时此刻此景。周围的人纷纷再次侧目,连那卖糖葫芦的贩子都回头看了一眼。

叶修差点被自己绊了一跤,狐疑地回过头。这怪人乌发雪肤、风度翩翩,至于那浑身上下的绫罗不知是哪家大户的小少爷,可惜脑子不太正常。

四月的暖风正好,本就疲惫的身体异常渴望床榻,叶修实在懒得理他。抬手掩去抑制不住的呵欠,他扯掉袖子上那只冰凉的手,熟练的几个转身之间就甩掉了尾巴,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人潮中。



楼台水榭,庭院假山,花窗里半树桃花开得正好,花稠而密,是近年来时兴的鲜粉红,恰与姑娘们的腮红相映成辉。

梦里有一双手不停递来美食美酒,除了张嘴咽下那些大鱼大肉,竟然没有逃脱的余地。直至不小心在吃蟹时喝了足半杯酒,冰冷醇厚的酒液直彻骨的炙与寒,叶修才能勉强挣扎着在春日傍晚的冷风中醒来,几乎被自己荒唐笑了。联想起一大早就被迫破财,他支起手肘撑起头来,苦思黄历被扔在哪边的犄角旮旯:梦见撑死,大概不会是什么吉祥的征兆吧。

身下这只黄花梨的老躺椅还是陈果父亲昔年的旧物,触手温软不掩寒意,在春日里用,多半是要着凉。好在身上身下都有羊毛毡子细细裹了,堪称是密不透风。这件事,几位姑娘断是不方便做的。其他几位倒是有可能……叶修很承他的情。不过,切磋还是不会放水的。

柳絮已是飘起来了。柳絮似乎是在一瞬间开始全部往远处启程的,一觉醒来,就已经是势不可挡了。江南的春天极早就露出影子,可温度一直淡淡的,不给人个痛快。这阵子过去,就要入夏了。

叶修不喜欢夏天。但他喜欢莲藕。

莲藕现在自然没有。但烟叶可以点上一些。摸索了半天才想起烟斗不在手旁,叶修撑起身体把毡子拎出来,披在扶手上。躺椅随着动作摇晃,站到地面上时他都有些腿软。

太阳已是西斜了。

这该是兴欣最热闹的时候。兴欣只有陈果一个本地人,除却叶修与苏沐橙都习惯了江南的口味,其他人称得上众口难调,到了饭点不闹上一顿不能罢休。陈果被烦得狠了,整天许些不知真假的宏图壮志:以后兴欣发达,每餐都吃满汉全席配南北合璧,堵上这群大爷的嘴。

他撑着美人靠翻进回廊,朝第二进走。第一进是武馆,第二进收拾给队伍练习,第三进是买了地新盖的屋,用来生活起居。

莫凡正往回走。看见叶修走来,他颔首算打了招呼,想想又道:“有人来找你。”

再就不吭声了。

一向不动声色的人竟然撇着嘴,就知道他心中不爽。除了叶修本人,还没见过谁能让莫凡这锯葫芦嘴动气。……这倒是奇怪了。叶修加快脚步,还没进门就有话语声飘了出来:

“诸位喜欢就好。我昨日受叶前辈一饭之恩,自是要以身相许,涌泉相报的。”

如珍珠般圆润又柔和的嗓音落在大厅里,语气认真,不容置疑。再便是死一般的静然。

叶修面无表情地挑起珠帘走进去。老板娘梦想多年的丰盛佳肴得以实现,八仙桌上额外又架了巨大的圆台才堪堪放下。围桌坐了一圈都是不能更熟悉的面孔,只有一个蓝眼珠子格格不入。

“……喻文州。”

喻文州笑道:“前辈,又见面了。”

这真是个噩梦。叶修听着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念叨着明天来递礼单云云,只觉是撞了太岁。

明天,还是关门谢客罢?



支线A 喻同学带老叶去游西湖。
支线B 喻同学和老叶去逛集市(总之就是逛街)
支线C ……我也不知道啦
有可能会提前触发隐藏的死亡剧情哦,所以请选保守的C告诉我想看什么样的吧(

 
评论(8)
热度(56)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