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方叶】征峰<上>》

大年夜啦。祝大家新年快乐哟❤

这是参加同人合志<all from you>的文啦……本子真的史诗级赞!能混进这样的合志暗自也有些窃喜(。)尤其感谢 @欺诈绅士 给配的萌萌的插图→走这里❤


0

“除了关于战队的事情之外,不知我是否有幸问几个关于个人的问题……”

把活页纸翻过一页,常先转了一圈笔,在接收到叶修的颔首后才继续采访。

“你为什么能确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

目光还追随着指尖闪烁的纸烟,叶修没有抬头,不假思索地道:

“‘不去攀登珠峰有很多的理由,但攀登珠峰本来就是非理性的行为——是欲望战胜理智。任何一个会认真考虑这么做的人几乎都超越了理性的范围。’”[i]

常先抓紧记录下了这句话——来自乔恩·科莱考尔,一位幸运的山难幸存者。室内异常静谧,只留下滚珠笔在纸上飞快移动的声响清晰可辨。他当然在书中读到过这句话,由叶修在此情此景下说来,却别有一番意味。

“登山是未知。没有人能确保未知,不论山高险与否。……好在,登珠峰的人,都是疯子。”叶修说得很慢,也许是在斟酌字句,“而疯子都是梦想家,我也不例外。”

常先没有料到第一个问题就得到这样的回答,多少有一些被镇住了。他摇了摇头,又点点头,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知该不该继续往下询问。

叶修,即是人们曾经心心念念的叶秋,是在我国登山史中空前绝后的第一人。单凭数据是难以描述叶修的成绩的,他的勋章数不胜数,全球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共14座,任意一座上,都曾有他留下的脚印。

所有了解这些记录重量的人都觉得他是个疯子,而他却说,疯了才能成功。

“我能不能……问一个计划外的问题?”

常先问得有些忐忑,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所有采访问题都是事先交由俱乐部审核的——毕竟额外的询问可能会出格,乃至冒犯。

叶修撇过头笑了笑。他的眉眼弯弯,五官也属于标准的江南人,温和又柔软。阳光从窗帘里漏下来,洒在他的脖子上,曲线修长,显得他白得吓人。

这个人,实在是不像一个登山的人。

“都一样。”

常先明白他的意思。原则上俱乐部成员们当然可以提前准备答案。不过,叶修从来不打腹稿的事,也是众所皆知的。

“是这种……自信,”常先停顿了一下,“帮助你一次又一次地成功吗?”

“大概是因为长得帅吧。”

叶修看着常先的表情,笑眯眯地吐出一个烟圈。

“所以大家都选我当后勤[ii]啊。”

常先竟然无言以对。

在叶修户外生涯早期,初成名时,为了挣取生活费陪伴诸多私人登山团登山。这其实是一段有些狼狈的历史,也只有叶修看得开。

“一定要说原因的话,只能说是运气好。”

叶修整顿表情,严肃起来。

“天时、地利、人和都要面面俱到。而我运气比较好,也够不要命。[iii]”

叶修表情一松,又笑起来。

“你们老说张佳乐幸运E,其实错了。他运气也好。只要能完整地从山上下来,都是运气好。”

老说他幸运E的,你也算一个哦。心里这么说着,常先忽然想起,叶修曾说的,死在了雪山上的那个朋友。

登山人何其多,以身殉梦者何其多。

他不敢再问,调转话头,继续采访。

“这个问题很老套,在十年前,我的前辈的采访中,你也回答过——站在雪山之巅,你想的是什么?……”

叶修突然打断他:“我十年前回答了什么?”

常先苦笑了一下:“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你说,‘死而无憾,所以什么都没有想’。”

“我说的很好。”

叶修事不关己地这么点评。常先赶紧深呼吸,防止自己晕过去。

“但是,现在看确实不一样了……‘仿佛背负着我的整个生命’[iv]。”

叶修鲜少煽情。听到这句话,常先拍拍胸口,立刻抖擞精神,把这句话记录下来。

“这是《喜马拉雅的西坡》中的一句话。我在第一次去攀登珠峰前,把这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前一阵出发前我又看了,只记住了这一句话。”

“对了,小常啊。”叶修叼着烟扣了扣桌子,“你谈过恋爱吗?”

常先心里还在反复念叨那本书,想着要在杂志发行、此书大卖前去抢购两本,猛地被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瞪大眼对上了叶修的眼睛。

“人有牵挂和没有牵挂,是不一样的……好了赶紧问吧,问完吃饭呢。”

叶神你的爱人不是雪山吗,装什么过来人啊。

常先翻了个白眼,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有来生呢,你还会继续成为户外爱好者吗?”

“如果……有来生?”

叶修瞪大了眼,烟递到嘴边,硬生生停住了。

“没想到,你们杂志还满诗意的嘛。”

他把这口险些夭折的烟抽完,沉吟片刻后,按在手边的烟灰缸。

“不。我不会再登山。”

火光消失在指尖。

“但凡有所牵挂的人,也许都不适合登山。”

 

1

“你又不是叶秋!”

听到眼前的男人懒洋洋地吐出“珠穆朗玛峰”,陈果脱口而出。

登上珠峰的人当然很多。但是,这是用金钱、鲜血与几个世纪的尝试堆垒的。陈果并不认为这个看起来没什么料,来体育用品商店应征店员的家伙,会有如此辉煌的故事——更别提,还说得如此不屑一顾,漫不经意。

男人笑了一下,似乎是想伸手摸烟,看见陈果神色不愉,又停住了动作。

“我就是叶秋啊。”

也许是怕她不相信,他强调:“真的。”

“怎么可能!”

陈果根本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登上珠峰的国人里,由嘉世俱乐部叶秋、吴雪峰领导的一次登顶最具影响力,可以说是点燃了国人户外热情的里程碑式成就。叶秋本人,因那一次登顶而封神。他,唯一有资格轻蔑于珠峰的人,更是有史以来我国最功勋卓著的登山人,没有之一。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不论支持或不支持嘉世俱乐部,所有的户外人都对叶秋怀着肃然起敬的心情。不论是孤身单车穿越无人区[v],还是由甘孜香格里拉穿越丛林线入云南、以史上最短时间完成的匪夷所思之旅,更不要提单人徒手攀登,登入世界纪录的征服数目……叶秋的名字,意味着不可思议。

陈果作为一个忠实的嘉世粉丝,当然也对叶秋相当崇拜。虽然她对同为骑行人的苏沐橙拥有更大的热情,但这并不妨碍她将一切美丽的辞藻加身于叶秋。

而眼前这个拿着“叶修”身份证、穿着旧羽绒服,乍一看堪称有一些弱不禁风的人,显然跟叶秋一点也不搭边。

“假装叶秋,十年前也许还有用。现在?谁信你呀?”

她嫌弃了一下男人缺乏身为骗子的基础素质,考虑到店里实在缺人手,最终还是按捺下了身为粉丝的不爽,没有赶人出门。简单地提了几个关于装备的问题,陈果意外地发现男人对于户外装备了若指掌,经验也相当丰富。

这小子还蛮有料的哦。陈果嫌弃地看了眼他嘴上叼的烟,还是没让情感左右自己,拍板让这位叶修管户外区。

要不是这身板实在显得单薄,她说不定会信服他真的登过珠峰。

 

2

最近,兴欣来了个挺嚣张的店员。

兴欣的全名是“兴欣体育用品商店”。作为一家貌不惊人、地理条件一般的体育用品商店,兴欣的店面比他应有的大得多。前任老板作为一名登山爱好者,深谙添改装备之苦,虽说挂了体育用品商店的名头,店内从户外用品到健身器材,堪称无所不包[U1] 在H市以及附近的户外人,大多都光顾过这家店。

店里商品端的是硬派靠谱,现任店主陈果却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姑娘。在父亲意外亡故于一次登山事故中后,她撕了大学毕业书,痛痛快快地接手了生意。年轻不假,不过身为一个骑行人,陈果亲身骑过川藏318国道线,这却一点也不含糊。当时和她同行318的姑娘唐柔,在结束骑行后还成为了兴欣的一员。

拥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的兴欣在送走了决定当家庭主妇的前任店员后,好不容易迎来了新的雇员。才出场就自称叶秋、号称登过珠穆朗玛峰的新店员着实猖狂了一点,但推销起产品来倒也颇有一手。

陈果私下以为,许多不明真相的业余爱好者纯粹是被叶修的“小身板”给激励了而已:叶修脸颊略有些虚胖,又天生偏白,形象宅男得不行;相反的,他穿起专业装备来,看起来颇有一套却有板有眼。

许多对身材相对欠缺的人,都在叶修模特儿的祝福加持下信心满满地拎着衣服走了。

然而陈果并不认为现实会真的那么理想。她不经意间——绝对是不经意间,至多有百分之一的刻意——看过叶修穿适于跑步的紧身服,整齐结实的腹肌胸肌,肌肉线条绝不含糊。兴欣前后也迎来送走不少半专业的店员,这样的风景却是第一次见。

有这样的好身板,怪不得把累赘的装备和奇葩的紧身衣,硬生生穿出贝爷荒野求生、掌控自然的风味来。

更不要提叶修这家伙,在一大堆具体的数据当中还会冒出一句:

“比如在登乞力马扎罗山的时候……戴上这个就很合适。”

或者:

“如果你要进北部荒原的话……这套工具箱非常的实用。”

这都是哪里来的新型装逼技巧嘛……

说的和真的一样——搞不好还真的是真的嘞!

毕竟叶修可是不动声色地做了十几分钟的plank啊。连玩起跑步机来,坡度都比陈果大不少。专业队员的话,有这个水平也不奇怪吧。陈果忧愁地看了眼叶修的小身板,开始怀疑人生。

至于那些稍微练出了一点倒三角影子、或者被激起了挑战自然兴趣的顾客们……阿门。

兴欣会不会因为虚假营销而被投诉啊?


[i]乔恩·科莱考尔(Jon·Krauer):《outside(户外)》杂志专栏作家、登山家,著有《Intothin air(进入空气稀薄地带)》、《Into the wild(荒野求生)》。这句话来自前者,为作者亲历1996年山难后写作。

[ii]后勤:登山队需要后勤搬运物资,普遍选择雇佣得天独厚的当地人夏尔巴人。“靠山吃山”的夏尔巴人拥有极其适合登山的体魄,名额难能可贵,极其稀少,并伴随生命危险,就算在天资异禀的夏尔巴人当中也只有最健壮有力的登山人才能支撑这样的工作。此处让老叶也效仿一下,我浮光掠影地查看的文献中并无此类先例。

[iii]天时:指天气适宜,“唯有完美的气候和降雪才能带来最小的攀登成功的可能,但在登山的最后阶段,没有人能够选择这样的机会”——埃里克·布普顿《在那座山上》;地利:指路线通畅——确切的说,不能是死路,每个人拿起冰镐时都会做好需要狼狈前行、绕路乃至返回的准备;人和:指排除技术上的失误等,这在极限攀登时尤其重要,一个绳结、一个铆钉都有可能将队伍送入死亡。雪山之上孤立无援,容错率低,好队友很重要。

[iv]当太阳落山时,孤独感油然而生。疑虑也偶尔徘徊脑际。那时我感到沉重,仿佛背负着我整个生命。——托马斯·霍恩宾《喜马拉雅的西坡》

[v]户外界神贴。详情请了解“史上最勇敢穿越77天单车孤身穿越无人区”,作者杨柳松。

 
 
评论(2)
热度(64)
  1. 懶懶貓兒看萌點落幕 转载了此文字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