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方叶】征峰<中>》

新年快乐!都醒了嘛嘿嘿 祝大家猴年阖家欢乐万事如意,粮多的吃不完,肉多的吃到饱。

上文走


3

陈果指天发誓,她只需要一个额外的店员。

这句话有两个重点。

第一个重点在,店员。普通的、寻常的店员,一不要有攀登珠峰的梦想,二执行力弱一些。

就是这么巧,叶修两项都不符合。

“你怎么就那么相信自己能爬上珠峰啊?”

听着叶修熟练地向电话那头报出一系列的数据与计划,陈果忍不住出口打断了他。

这个问题问得相当不专业,攀爬的失败经常由一些不可控因素导致,陈果真正无法理解的地方在于,一个看上去就不怎么专业的人能够在这件事上做到这个地步。

叶修捂住话筒,故作认真地思考了一会,道:“大概是因为我成功过?”

眼看陈果一如往常般露出不信的神色,叶修无奈地把话筒递给陈果:“你认得出苏沐橙吗?”

“当然!”

陈果的“然”字还没落下,就被话筒那头熟悉的女神的嗓音给吓回去了。

几乎是神志恍惚地放下电话,陈果缓慢地回过头来,由上而下,以最犀利的眼神扫描了一遍叶修。这可是叶秋大神啊!

叶秋怎么在做店员?

陈果突然觉得自己开出的丰裕工资实在可怜。毕竟幸福来得太快,像龙卷风。

“很激动?”

陈果小鸡啄米似地点点头。

叶修歪了头,想了想道:“你前两天说我砍的大款是方锐。”

未挂的话筒里传来苏沐橙忍俊不禁的大笑声。

“还有之前在店里待了一天,被你赶出去的是黄少天。”

“所以……你说你要去珠峰……”

叶修点头,“当然是真的。”

陈果要静静。

……男神在自家店里帮忙还说要再现人生巅峰,该怎么做,在线等!

这还等什么,当然是双手双脚支持!

 

4

第二个点在——她只需要一个店员。

如何解释不等式二加一大于三?

陈果和唐柔招聘了叶修,额外还跟来了一群乱七八糟的店员。

这些人当然不是来帮她看店的,她也不舍得让这些招募来的登山队员们忙碌于店中。只是……这帮人心血来潮的好心帮忙,也足够让陈果心肌梗塞。

除了魏琛还算蛮有用,一口忽悠能力登峰造极,时不时能惊喜地宰到肥羊,其他人根本就是添乱。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最灾难的一位并不是动不动抄起板砖和户外锅、差点被禁止入场的包子——而是方锐。

方锐是叶修挖来的墙角,代价也最为昂贵。陈果也说不上来,方锐的年薪和叶修的首条微博当中,哪个更贵重一点。

“没前途了,收拾东西,来兴欣吧!”

陈果可连标点符号都记得一清二楚。

隔壁戴妍琦说得好:“叶修大大苦守了这么多年的微博首发就这样献给了方锐大大,真爱不解释。”

……好才有鬼呢!

叶修为了方锐破例发微博,兴欣已经做出了莫大的牺牲!就这样,还有人起哄是真爱?

陈果拒绝承认自己有男神独占症。她宁可叶修永远不发微博,也不愿意叶修的微博首发送给了方锐。

“方锐,”陈果面色不善,“你离他远一点。”

叶修好久没住回店里,前一晚半夜给摔床底下了,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扮废人。而方锐正对他毛手毛脚,美其名曰按摩。

按摩?……就方锐那水平,谁信谁傻逼。不会反而给按坏了吧?

“这是我应该做的。”

方锐嬉皮笑脸地回答,伸手捏了捏叶修的腹部。陈果目测他在捏叶修的腹肌,伸手砸去一个飞机枕。

“毕竟叶修大大第一条微博的给了我的嘛。”

身手矫健地躲过陈果扔出的飞机枕,方锐躲到叶修身后,又探出一只头来。

“我们俩是两情相悦的!”

叶修听罢即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方锐敏锐地注意到了,坏笑着抓住叶修的肩膀摇了摇:

“不满意?今晚床上等我。”

“太脏了。”

魏琛啧啧地捂住了眼。

“我晚上看来要睡沙发了,唉……”

“老板娘。”

愤怒的陈果突然被拉住了,是一位才结完账的老驴友。

“没事,大家都理解。”

你理解啥了哦!

“就是安全措施还是要做好,否则大家同吃同住的……”

陈果气沉丹田,忍住没把顾客给轰出去。

——但是魏琛还是睡了一晚上沙发。

来自老板娘的愤怒,到底不同凡响。

 

5

叶修有个秘密。

那些个顾客没猜错,他和方锐确实是一对。

怎么成为一对的就说来话长了,其实他也没弄明白怎么就猛地告白了在一起了。

叶修只和雪山谈过恋爱,习惯了方锐不经意的小贴心后,倒也逐渐开始辨出恋爱的酸甜苦辣来。方锐什么都好,就是烦。

才几天的时候方锐还算规矩,好像跟没告白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区别,叶修偶尔被他逮住拉个小手什么的,感觉还挺温馨,难得地互相搔下手掌心,饭桌下相视一笑什么的,挺含情脉脉挺柔情的。

过了几天就不对了。偶尔坐在一起的时候,叶修的衣服里会摸进一只手,动作相当隐蔽。叶修经常给他吓一跳,又不好明面上教训他,暴露自己,虽说给他挠来挠去折腾得毛骨悚然,也只好强忍着。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挠了回去。方锐在腰眼被搁上手的那瞬间就开始大笑,叶修闹了他一会,看他给挠得四脚朝天多少有些不忍心,放手了。

方锐缓了老半天才喘过气来,看叶修再斜过眼来,连说不敢了不敢了。

对面的魏琛忧伤地叹一口气:“小沙发.avi……”

叶修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带着莫名的愤怒用力往后一靠,把方锐死不悔改再一次摸来的手硬磕在椅背上。

方锐的无下限基本可以与魏琛一战。这与叶修的无耻有点不一样。叶修就动动嘴,方锐的执行力,才是真·嗖嗖的。

自某一次给方锐亲上之后,他们俩的进展就如失控的草泥马般飞奔了。

正巧过节,叶修才洗了碗,顺带着帮大家开个西瓜。店里配的厨房不接煤气,只用电热灶台,通风做的不好。叶修只十几分钟就热了满身的汗。方锐悄悄地窜进来把锁挂上了,一手抢过西瓜搁上台板,一手就揽着叶修亲了一下。

浅尝辄止,除了羞涩地舔了舔叶修的嘴唇什么都没干。老纯洁了。

叶修满头的汗,才心说这小子不嫌汗臭凑过来就给亲了一下。想想都是男男朋友,被偷袭了还大吵大嚷也挺矫情,一抹嘴就去抽水果刀了。

抽完刀流畅地一转身,愣是把方锐吓退了一步,双手交叉了护在胸口,此处应有字幕:“你个禽兽不要动我”。

叶修:“……?”

疑惑的叶修回身把刀放下,换了另一把:“你觉得刚那把不行?不就开个西瓜么,这个怎么样?”

方锐眨眨眼,又眨眨眼,趁叶修不注意一把夺过刀,利索地把西瓜开了。

叶修也眨眨眼,发自心底地感到茫然。

“我来剖就好了。”

“我怕你要劈我……”

“……”

毕竟叶修的臂举可不是盖的,方锐在心里对比了一下二人所用器材的直接数据,相当心慌。

6

方锐有个秘密。

喝醉酒的时候他曾经跟叶修告过白,那是几年前的事。他在海拔三千四百米雪山环绕的小镇,绕着村子找了三圈电话亭,把电话打给了苏沐橙。雪山民族的酒相当烈,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掐的电话,大着舌头解释了半天,才联系到了叶修。

“叶秋吗!”

“嗯?”

叶修的声音一向懒洋洋的,连喝醉酒的方锐都忍不住虚了一下,攥紧了手中锡石护身符:“你现在方便吗?”

叶修很不客气:“不太方便。”

这货怎么那么讨人厌!方锐悲痛欲绝,考虑了一下是不是别告白了——喝醉了酒吧,这思维逻辑就是长得不一样——自觉反正对方也不会答应,就勇敢地跟着感觉走了。

“老叶啊!”

叶修哼唧了一声,算是表示对这称呼的不满。

“我喜欢你!”

“嗯——嗯?”

叶修大概是花了点时间消化这句话。

“大冒险输了吧?没事啊,我也挺喜欢你的,摸头,吃糖。”

这货怎么那么那么讨人厌啊!

“不,我是认真的……”

“当然啦,比真金还真。我还有活要忙呢,不说了。”

大概是正在健身、着急着挂,叶修喘了两口气,用谨慎的良心叮嘱道:

“小伙子好好做人啊。”

滴——

方锐愤怒地摔了电话,出去走了几百米才找到一家摇摇欲坠的小卖部,买了包看包装就很劣质的糖。深山老林里连个水果糖都是奢侈品,按颗卖,贵得不得了。方锐给那老板的眼神看得心烦,一溜儿小跑回了客栈,进门的时候林敬言正抱着电脑做记录,八成当他因为计划失败而不高兴,摸了摸他的头,顺了一颗糖走。

驴友客栈的老板正洗床单,看他醉醺醺的,安慰道:“天气不好,失败也是正常的,看开点。”

“失恋了!不高兴!”

方锐粗心粗气地答他。

远在十米外的林敬言吓得糖都掉了。

方锐“哎哟”了一声:

“这糖好贵呢几块钱一颗!你就给我掉了!”

林敬言怒道:“你买的不是糖是套!你倒是吃一个啊!”

 
 
评论(4)
热度(38)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