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方叶】征峰<下>》

<上>走 <中>走


消失太久,这两天热度怪惨淡的(皮卡丘趴墙角。


各位过年都愉快吗~


我家一点年味都没有就刚才还吵了一架…想来想去还是来更新吧…(




8


排除掉这两个无耻之人的日常,兴欣的学术气氛还是相当严谨的。虽然是硬着头皮扯虎皮拉大旗,陈果在实践中逐渐也成熟了许多。


为给几个新手队员积累经验,也为了给他们的履历增色,叶修在精心策划后选择了几座难度相对简单、气候条件也比较好的雪山作为练手。


三个全明星级的大将,再加上经验丰富、混迹业余圈多年的魏琛助阵,诸大俱乐部也不过类似的配置了。诚然登山没有百分百的成功率,陈果对于这几次练习、乃至最终目标登顶珠峰的成功颇为有信心。……说说而已。


从未登过雪山的陈果被众人坚决地排除出了登山队伍之外,骑行与登山是完全不一样的事业。相反的,倔强地独立完成了几次练习并且体现出了绝佳的身体素质的唐柔被吸纳进了队伍。


攀登珠峰不同于陈果以公路为战场的骑行,一路都有充足的补给。[U1] 这一次,她的任务是留守在珠峰大本营,为全队做后勤。算上雇佣的夏尔巴人,兴欣的队伍足有两打人。在这样的地方,仅仅是让每个人吃饱住好、身体健康就可称为壮举。


按照传统,每隔一段高度,夏尔巴人都会在登山队之前建立好营地。[A2] 由于*[①]三年前的雪崩,攀登珠峰的传统路线受到影响,往日理想的地点也多少有了一些变化。叶修几乎每次都需要陪伴带队的夏尔巴人一同踩点寻找合适的路线。食物、燃料和氧气罐的运送再也不是首要的困难。毕竟,在考虑这一切之前,他们需要找到一条路才行。


陈果难以想象叶修背负的重担。为了适应气候,所有人都需要在珠峰大本营(海拔5360米)之上的区域进行大量的适应练习。方锐、苏沐橙和魏琛指导众人进行了大量的培训与关于装备的细致工作,细节到如何正确地调整登山靴到略有些陈旧又足够使用的程度[②]。在过去的书中,经常可以读到业余爱好者们,虽然可能没有那么业余,采用了不合适的装备等。


差别在于,他们容许失败,兴欣不容许。


健身房是无法提供登山需要的经验的。除了叶修以及化身教练的几位老队员,其他新队员,就算有了几次雪山的攀登经验,也都多少有一些不适应。


第一次实际演练的结果相当顺利。这给了所有队员相当的鼓舞。陈果特地亲自回到最近的补给站挑选了许多食品带到大本营,给了所有人一个下厨庆祝的机会:虽说如此,会做菜的也不过安文逸、苏沐橙、魏琛以及方锐。


安文逸是北方人,研究了半天食材与工具后失望地决定来个乱炖——他倒是想念饺子想念得不行,被陈果一枪毙了:吃了饺子,还吃不吃别的了?——和小鸡炖蘑菇。爬山是体力活,嘴上不说,他自己也有些馋这些鲜美的菜肴。


苏沐橙一手家常菜烧得不错,早在之前过节的时候众人就有所体会,在雪山上她不负重望烧了个糖醋排骨,炖了锅红烧肉,顺带配了个炒三鲜。


魏琛的“会做饭”,意思是会熬粥。他变魔术似的掏出几块咸肉来,给熬了一锅咸肉青菜粥。——就这样还嫌弃半天没有深井烧鹅。


最令人惊讶的是方锐。本来谁都以为方锐说“会做菜”是在侃大山,真烧起菜来,所有人都给镇住了。蚂蚁上树和麻婆豆腐是吃惯了的川菜,并不稀奇;他竟然反手还端了锅腌笃鲜出来。


在场一共四位大厨,分别来自粤、川、苏,差一点凑齐四大菜系,而安文逸一手纯正的北方菜,称得上各具风味。方锐这一穿越,连苏帮菜代表人苏大厨都有些傻。


方锐耸耸肩,不解释。


等一群乌合之众们都上了桌,探查路线的叶修才姗姗来迟。他探进餐厅看了眼就缩回了头,方锐正对着门一眼瞧见他,招呼道:“大王巡山回来了。”


叶修才结束攀登,状态不好,只是点头道:“你们先吃。”


门帘一拉上,分分钟上演蝗虫过境的盛况。


几位主厨都是精贵人物,菜的个数不多,只好把量放大了做。方锐的麻婆豆腐是在场唯一的辣菜,白雪皑皑的背景下,前所未有的受欢迎。眼看菜只剩最后一点,方锐赶忙一把从闷声发大财的莫凡手中抢了碗,给叶修的碗里拨拉了点。


莫凡也才吃上几口,当然不乐意,看在叶修的面子上不情不愿地让了,还白了方锐一眼。方锐身为这道菜的主厨恨得不行,心说老子老婆还没吃上呢,恶狠狠地就给叶修碗里铲了两勺。


叶修匆忙抹了把毛巾来吃饭,一进门就看见方锐板着脸给自己碗里倒一些红红的东西……虽说能吃辣——在这地儿不吃辣也不行——作为骨子里的江南人,不明所以的叶修当下只觉汗毛立起,怒喝道:“你干什么!”


方锐给吓得一缩肩膀,回头小心翼翼地看了叶修一眼,满脸的“我好无辜”。看着叶修没解释的意图,委委屈屈地转回身,把剩下的全搁自己碗里了。


叶修看了眼他手中的碟:敢情是麻婆豆腐。


那显然是对方做的菜了。叶修一下子明白了始末,有些愧疚地拍了拍对方的手臂。方锐哼哼唧唧地不理他,道:“腌笃鲜给你凉好了。”


叶修是猫舌,听他这么说,还是探了探才开始喝汤。温度正好,一碗下去暖得不行,他下意识赞道:“沐橙烧得有进步。”


苏沐橙正给自己挟了块蘑菇,听罢笑道:“今天可不是我做的,你得谢谢方师傅。”


 


9


聚餐固然轻松,吃完饭还是得干活的干活,训练的训练。陈果一到空闲就开始计算物资。她有一种诡异的焦虑感,非要尽快尽好地囤满自己的仓库才甘心。苏沐橙陪着她一起算了几次,觉得这也是好的兆头,就随她去了。


不知是运气太好,还是叶修实力太强,在第三次演练的时候,叶修已经彻底踩定了路线。


他开始独立地做一些适应性活动:说句实话,大家都觉得没有必要,叶修的对路线的探索比众人的训练强度大得多了。但是叶修本人似乎并不满意,按照严格的计划表调整状态。他的进度和众人不一样。方锐私下里要求与他一起,也被他强硬地拒绝了。


方锐知道叶修挺重视新手的培训,不忍心让他失望,耍着赖偷了好多吻,还是作罢。


几次真刀真枪的演练在完美的后勤支持下十分顺利——只有一次对于绳结的特殊加练时,方锐格外焦躁不安,苏沐橙也显得有些神思不属。


其实训练本身相当顺利。在几次练习后,对于危险地带、危险情况的处理,都已经熟门熟路了。就连一向在硬实力上有所欠缺的罗辑,都已经在技巧与体能上取得了属于自己的平衡。包子一向大心脏得不行,还哼了首《冰山上的雪莲》……本来方锐喜欢与他无厘头地对个歌,这一次随便唱了两句,就跑调跑得没边了。


包子嫌弃得不行:“你行不行啊!小弟你来!”


罗辑听他们唱歌已经听得崩溃,特别不耐烦地糊了包子一个不耐烦地眼神。


老户外人经常用这样或那样的一些故事去告诫新手,诸如坦然地服从于内心的恐惧之类。方锐烦躁得不行,为了避免和别人吵架,沉默下来。一向好脾气又笑眯眯的苏沐橙似乎也不在状态。魏琛眼看不行,与方锐、苏沐橙分别几次眉头紧皱的窃窃私语后,众人匆匆决定后撤。还未等往回撤退、修整到一半,方锐的无线电就嘶嘶地响了起来。


叶修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来,语气挺无奈。


“我说件事儿,你们别激动啊……我在库巴冰布,快来给我送个梯子[③]。[U3] ”


方锐一下子跳了起来,解开了腰间捆绑的绳索——被魏琛一把抓住又系了回去。


“你回去通知陈果准备东西吧。”


魏琛粗声粗气地道,用余光扫了眼神情凝固在刹那间的诸人。


“我们去看看,不管救不救得了,直接开始登山[④]。”


 


10


方锐一路上神情都严肃得可怕,横比之下,连苏沐橙绷紧的俏脸都显得神色自若了。


叶修的存在是一根定心骨。不论是在场任何一个人被困住,都不会导致这样肃然而又紧张的气氛。


冰布依旧美丽。他们已经在这片晶莹的、布满了冰笋的地方前后走过了六次。按照他们本来的预计,要再练习一次,才会真正去进行最后的决战。


方锐放弃了以往垫底、照看众人的位置,要求排在第一个。唐柔在几秒的对视后放弃了自己开路先锋的岗位,顺从地行进在第二顺位。


支离破碎的冰河也许是他们可以看见的最美也最恐怖的景色。除了并不如其所显示地那般牢固的冰块,只有梯子与绳索作为行进间的踏板。丝绸般铺开的天空早就失去了吸引力,周围的雪山也在一次次的重复中失去新奇。只有冰河,在陡峭的石壁间,也许是因为不甘,不停涌动,永不止息。


在这段路途中,所有人的绳子都被解开了。在几次传话后,魏琛的吩咐到了唐柔耳边:看好方锐。


唐柔并没有明确明白魏琛的意思,但她尽可能地跟得更紧了一些。也许是躲过了叶修所遭遇的一场相对快速的移动,他们的动作相当方便,横比之前,就好似在高速上飙车一般。


“老魏……”方锐猛然停下了动作,回头大喊道,“你回去之后,跟我换个房间!”


远处坍塌的冰塔旁,正在招手的人,赫然是叶修。


“我的无线电坏了!”


叶修朝他们的方向大喊道。


“给递个梯子或者绳子来就行!”


方锐没理他,自己蹭蹭蹭爬过去,抱起来就想啃。护目镜磕在一起,方锐随手摘了,眯起眼看叶修,冰雪反光得厉害,直映衬得这个人也在发光一样。


叶修的嘴里有刚融化的冰雪的气味。


“叶修大大,”他喘了好一会儿,“吃糖吗?”


“你好脏。”


说完叶修自己也忍不住微笑了。“第四营地只差一趟就可以完成了。你去通知一下,这次直接开始冲顶。”


魏琛在梯子那头咬牙切齿。


“情侣狗,还不跪下来谢谢老夫!”


 


10


“老叶啊。”


方锐翻来覆去看了三遍最新一期的《荣耀》。季刊杂志本来就实诚,添了兴欣征峰特辑后厚如板砖。


“你自己要退役也就算了,干嘛咒我一起啊?”


 


FIN


 


[①]雪崩当然是瞎掰的。登山路线确实会受到影响,驴友们自己组织攀爬雪山的时候就会遇到需要自己勘测规划路线的情况。珠穆朗玛峰在商业化的前景下、在夏尔巴人以及诸多登山前人的帮助下,不再那么的不可攀登。为之写一篇篇幅浩大的新闻稿,实在是有一些过头。为此人为地(恐怕是不科学地)加大了路线的难度。


[②]新鞋不适合爬山和长时间走路是众所周知的。《Intothe thin air》中也曾提到:“20多年前,当我穿着崭新的登山靴攀登时,痛苦的经历告诉我沉重而坚硬的新靴子在没有被穿得跟脚以前,会在脚上磨出累累伤痕。”


[③]库巴冰布:由《Intothe thinair》库巴冰布应在大本营与第一个营地之间。库巴冰河从西谷底部边缘出现的地方,冰河陡然坠落,即为声名狼藉的可怕的库巴冰布。人为订下的绳索与梯子使独立(相对于被登山绳拴在一起的寻常的攀登)的攀登成为了可能,也大大减轻了行进的难度。虽然如此,每天3至4英尺的速度运动的冰河、成百座不稳定的高大冰塔,仍然使这段路程相当危险。


[④]剧情需要。不保证科学性。

 
 
评论(6)
热度(50)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