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不是脑洞,是陨石坑

tag请走:all叶/江湖之远 all叶/诡道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七

实在太久没更新了…昨儿个被安默逮住了。


大概三章以内就可以结束了吧。跟皇帝的会面可能会出乎意料的没有那么尖锐。我认为叶修是个非常非常注重大局的人,江湖之远的含义也在此,他不会真的一竿子挑了皇帝的位置的… 给大家打个预防针。这些都会在文中交代。写文就是因为有话想说。我想说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叶修。


感谢所有还fo着我的人(。前文请戳tag:all叶/江湖之远




“轮回就是有钱,连个歇脚的亭子都修得金碧辉煌的……叶修你还有脸来!我堂堂剑、咳,就凭我的身价,我打一场比赛小半个时辰人家得在最好的馆子请我吃一个月的饭!你看看我今天等了你多久?你必须跟我打5场补偿我!不对,至少10场!”


 


从破晓时刻等到日上三更,饶是体力过人的黄少天、并且一直坐在亭子里,也难免有些说不动了。眼看着远方人影走进,他一改之前要枯萎的样子,猛地跳了起来。黄少天手里举着一个包的严严实实、足有半人高的包裹,想必轻不到哪里去;他举着挥舞时,那包裹却如化作鸿毛一般、一点也没有凝滞了手脚,动作十分自如与轻巧。撇着嘴溜了几句土话,他信手挽了一个剑花,收步转身,用那末梢轻轻巧巧向远方叶修来处一指:“来——”


 


叶修离他还有几丈远,就被他用垃圾话糊了一耳。眯着眼顶着日光看了看他,叶修撇撇嘴,俯下身来捻了一片枯叶,指尖一弹,那叶就化如金似玉的飞梭,破空而去。


 


机敏地跳后一步,眼看那叶落地、直没入土地有半指多深,黄少天勃然怒道:“叶修你竟然专挑裆下来瞄准!你要不要脸!要是打到了你负责吗!”


 


叶修几个大步走进亭里坐下,露出“得救了”的表情,慢吞吞地答他:“可以啊……”


 


黄少天锤了一下自己的头,为自己一瞬间竟然真的动摇而生气。


 


叶修又补充道:“如果真的弱到躲不过,那确实是没人要了啊……”


 


眼看黄少天有拔剑来砍的架势,叶修赶紧转移了话题:“文州怎么跟你说的?城东的亭子罢?”


 


黄少天也是知道分寸的人,瞪了叶修一眼,哼哼唧唧地应:“那当然。队长又不是你,自然是说得一清二楚,若不是你今天迟了,到现在路都行了一半!”


 


叶修无言,指天道:“……这里……是城西。”


 


眼看黄少天的脸色再一次转差,叶修便也不再多说。黄少天等了多久,他便赶了多久的路。为防对方出现在城南,他可是硬生生绕遍了半个轮回城。相交多年,叶修着实是才得知,黄少天的方向感差至如此。


 


大名鼎鼎的剑圣在不熟悉的地方极少落单,大概也归功于此吧。


 


看了眼凉亭后拴着的一黑一枣红二马,叶修自顾自把两匹全解下了。那黑马被他牵走的时候还颇为不情不愿,眼看着他去牵另一匹,却很不乐意地走过来,拱了拱他。他天生得来一副受动物喜欢的体质,凭着一张厚脸皮也顺过不少人家的马,从来没被踢过,放马走时还经常落得难以脱身的地步;这般有趣的马,却也是第一次见。


 


“长得帅,连马都喜欢。”


 


黄少天似乎是下意识地想骂他不要脸,又因为理亏而闭了嘴,委委屈屈地上了马。他看着叶修一声风尘仆仆也心疼得紧,联想到叶修身体不好,连肠子都要悔青。一方面他又拉不下面子去道歉,小媳妇似的屁颠屁颠跟在叶修马后,难得的十二分乖巧。


 


叶修倒是真没当一回事,坐在马背上颠啊颠,几乎要睡着了的模样。黄少天看得多少有些紧张,时不时侧开去一些,看看这祖宗是不是真的累到睡着。


 


“你要不要到我马上来啊?”黄少天还是没忍住,一夹马肚子与他并辔而行,开口,“你看你这瞌睡虫上了身的样子,我就行行好载你走,你也好睡一会。”


 


叶修是真的有些累,迷蒙着眼想了想,一个翻身就自己跳上了黄少天的马。那匹黑马猛地被失去的重量惊了一下,一撇头发现身上的人没了,嘶鸣一声,睁大黑溜溜的眼珠瞪了黄少天一眼。


 


叶修笑了一声,凑过去揉了揉马鬃。黄少天当然知道以叶修的功夫这些不过是随便可以达成的动作,但是眼看身前人远远扑出去,抑制不住就一把揽着腰把人扣了回来。叶修也不着恼,呵呵一笑,就往后靠在了黄少天肩头,似乎是要睡了。


 


黄少天比叶修矮一些,这么坐着,那几寸的身高差也就不动声色地消弭。叶修侧倚在他肩头乖顺地闭了眼,黄少天只看着对方的侧脸与翕动的睫毛,竟也不知觉有些入神。来时叶修从东南而来,恰好是逆光。行进的人像成了剪影,如同一场盛大的幻梦。


 


而这个梦不再是虚影,而是沉甸甸有分量的,正压在他肩头。


 


逼近正午的阳光刺眼,黄少天勾勾嘴角,单手拦住他的眼。手掌心里毛茸茸的睫毛抖了抖,还是归于沉静。


 


车马劳顿最是折煞人,更何况为了隐藏踪迹,一路都不得好吃与好住。叶修和黄少天比不得微草王杰希有奇兵相助、来去自由,被好几天的行程折腾的够呛。叶修天生就一副苍白的脸色,行程辛苦下更显得虚弱。黄少天自从成名就没短过富贵,这般差的住与食当真是头一次尝。本爱多话的人此刻却把劳累全部咽下了,连丝毫不满也不曾泄露。


 


反而是叶修自己看不下去,在最后几日抛去所有伪装。黄少天带着困惑问他,叶修只付之一笑:带着金匾来的人,唯我与王杰希而已。早晚会水落石出,早些给他提个醒也罢。


 


他难得不喊作大眼,就连调笑的话语也变得余味悠然。黄少天知自己多少拖了后腿,又不得不拜服于坦荡做派——连叶修牵着他去见王杰希,都没多说一句话。


 


微草堂与蓝雨阁是多年的恩怨,其中骨干这般平静相对,也真是多谢了这一番祸厄。


 


王杰希把所有下人都遣走了,灭绝星辰远远搁在座边,绕到客座来为二人斟茶。茶香袅袅,似乎与叶修腰间的锦囊气味有些相似。


 


叶修大大咧咧挥挥手就算招呼过了,还不忘给黄少天带一把椅子。“大眼辛苦了啊。”


 


王杰希照旧一笑而过,与黄少天各自颔首算是打了招呼。说是见王杰希,实则连霸图的几位也在。除了小将镇守军中,韩文清与张新杰竟然俱在场。韩文清脸色从未好看过,见了黄少天尾巴似的缀在叶修身后,表情凶恶更甚。张新杰坐在他身侧的副座上,只推推眼镜的金边,终于还是带出清浅的笑意:“好久不见。”


 


这几日行程辛苦,却不伤根本,更是对叶修伤病的极好休息,看得出黄少天保护得极仔细。张新杰与王杰希两位一位医、一位药,自是看得出不同。


 


张与王隔着桌指点了一通,叶修被念得直打瞌睡,拈着手指就去拎茶壶,给一圈人添了水。微草堂主用的当然是上好的紫砂壶,细腻饱满的色泽与一双手交相辉映。叶修的手是无论如何也夸奖不尽的,筋骨分明的修长与温润光泽的皮肉,称得上一句举世无双。叶修的茶艺是大户人家浸润出来的优雅闲适,搭配上一双手,真真让人移不开目光。


 


韩文清眼看着壶嘴流淌出圆润的水注冲入小盏,茶水也紫砂杯盏混合成黯淡却清澈的色泽。这茶水有一种难言的滋味,江湖上举重若轻的几位豪杰陪着叶修喝药,还要当茶水来品,这大概也同样是举世无双了罢。


 


“你有何打算?”


 


叶修循完一轮,正给自己添水。闻言挑起眉笑了,也有些流光溢彩的意味。


 


“了结一些旧事罢了。”


 


“……不需要,太过紧张。”

评论(1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