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
梦着你就不必醒转
*请勿转载
*头像和背景是自己家主子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七》

实在太久没更新了…昨儿个被安默逮住了。


大概三章以内就可以结束了吧。跟皇帝的会面可能会出乎意料的没有那么尖锐。我认为叶修是个非常非常注重大局的人,江湖之远的含义也在此,他不会真的一竿子挑了皇帝的位置的… 给大家打个预防针。这些都会在文中交代。写文就是因为有话想说。我想说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叶修。


感谢所有还fo着我的人(。前文请戳tag:all叶/江湖之远



“轮回就是有钱,连个歇脚的亭子都修得金碧辉煌的……叶修你还有脸来!我堂堂剑、咳,就凭我的身价,我打一场比赛小半个时辰人家得在最好的馆子请我吃一个月的饭!你看看我今天等了你多久?你必须跟我打5场补偿我!不对,...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_十六》

认真更文,好好做人。大概。

(づ ̄ 3 ̄)づ爱我就伸出手!点一下那个拳头!再点一下爱心!

文后小段子不完全与本文无关。


“我说你啊……”


叶修笑着摇头,端的是十二万分的漫不经心与淡定自若。


“这句话,当要问苏沐秋才合适。”


江波涛几乎被他们俩搞糊涂了。苏沐秋自小生养在皇家侍卫之间,叶修则是两朝勋贵,哪个曾任此职,都并不奇怪。曾统帅皇家军的并非叶修、而是苏沐秋——坦白来说,考虑到叶修之仇为苏沐秋而结下,这个想法也并没有比之前更好一些。


“确实,是我的想得岔了。”


有风吹来,雪白的营帐随风而动,顺势掀开。叶修几乎被这骚包气给镇住了,侧过头咳了一声。喻文州并没...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五》

六一快乐!我今天放假啦啦啦啦。

认真更文,好好做人。

本章涉及黄叶、江叶。占纯食tag致歉_(:3JK)_



门口那军队训练有素,离得这许近,竟一点声音也放不进轮回城里。江波涛脸上尚还带着笑,心里已是凛然。这样的军队平日里固然值得羡慕,但兵临城下时,实在是让人心中发憷。


然而逃避并不是江波涛的风格。暗自叫苦以外,他已经开始盘算对方人数几何、战力几何了。不知是那嗓音极妙的将军太过刻板还是太过自信,这营子扎得极规整,完全是照搬军书。江波涛眼睛一扫,就能得出具体的人数。——正好与轮回驻军相等的人数。


这实在是太稀奇了。这群人就好像主动送上门,去示范军书上的某一场范例一样。...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四(下)》

这半章……这整章都在刷江叶。下章见城外军队,就能遇见些其他人啦;D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D

各个城池有各个城池的守城人,衣衫也各有不一。叶修出门时茶水泼了一袖,在江波涛的笑脸下颇尴尬地换了轮回黑白金的华丽队服——据说是周泽楷友情提供的,江波涛笑得刀光剑影,叶修愣是没敢问他,这衣服的尺寸为何贴身的过分。

换衣服时江波涛神色自若地捧着茶杯纹丝不动。叶修本想赶他出去,又觉此举未免太过矫情,懒得计较,十分坦荡地换起了衣服。轮回队服干练不假,论穿着之繁复、装饰之丰盛,丝毫不逊于宴飨时华美的礼服。

衣饰琳琅美不过佳人如玉,白色的内衫露出来,领口还绣了碧绿的竹叶,精致无匹。这般费事又无用的奢侈,是孙翔这小子的主意。这...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14(上)》

修罗场愈演愈烈,短更半章以示不坑之志。言语不足以达情。谢谢fo我的大家。鞠躬。

“叶神。”

身后的唤声平静又温柔,叶修有些惊讶地转过头来,对上江波涛带着笑意的一双眼。对方的手按在自己肩上,他想要躲掉、却被身前的条桌阻碍了退路,只好硬着头皮恢复原样,假装什么都没做过。

江波涛对他的欲盖弥彰熟视无睹,只不动声色地扫了眼桌上白宣上凌乱的墨迹,便敛了眼神:“本来想找你——若你困了,干脆休息罢。”

这宣洁白如雪,是轮回的城主私留的御贡。也就是叶修的房间,他们才舍得给备上。叶修也当真领情,墨笔涂来抹去的,雪花银便散了个干净。若非是江南王,哪里养的出如此一位少年纨绔。

若非是这个人,又哪里配得上那金堆粉砌的豪...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三》

这章特意穿插着写,否则难以维持紧张的气氛。只是笔力不够,写了三个小时还是不好,跪求包涵。真相已经揭露一半了,就是没有仔细解读,看得懂咩QWQ?

欢迎订阅tag:all叶/江湖之远


檐瓦上淅淅沥沥地响起了雨声。夏日将至,轮回城于江南地界自有一场狂风骤雨、雷鸣闪电,隐在云中,酝酿良机。屋内气氛凝滞成粘稠的糖浆,叶修说得风平浪静,众人却只觉惊雷在耳,压得人张不开嘴、坐不起身。


叶修不知从何处摸出一团红线,手指翻飞,竟然是在编织中国结。叶秋的神色有些阴郁,与众人的惊讶相比,略显格格不入。满室寂静,叶修明明只安分地坐在椅子上,却分明在演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戏。


“旧皇子诞辰...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二》

昨天wifi挂了,写完发不出来otz待会还有一更旅人。

这一段没有卡,但是写得没啥感觉。大家感觉呢……?

欢迎订阅tag:all叶/江湖之远


自王杰希离开皇宫,皇城便成了一锅子沸腾的滚水。走街串巷的小贩成了传播消息的最好途径,一张张灿若莲花的妙嘴有了新的招揽顾客的好法子,直逼得说书先生跳了脚。可纵是天翻地覆,也比不过另一件大事。


霸图军乱。


这要放在往日,便是杀了头也不信有朝一日霸图军能内乱。然当军营里燃起了叛军点起的火把,多数人只能屏息凝神地远远遥望,不敢多嘴。三日之约到来的清晨,叛军拥至高台之前,怒责韩文清办事不力——韩文清三日按...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一》

我…对我更了!我没有有生之年!没有!(。
下一章老韩和大眼要开始吵架了(并没有)这章交代下大眼对叶神的回护和大眼的倚仗。最近天天上课上到死,一直没更,果咩qwq

欢迎订阅tag:all叶/江湖之远

江湖之远-11
 
皇城乱了,一时间人心惶惶。连带其他城市,都隐约骚动了起来。
 
这件事不能说奇怪。皇帝出兵轮回,这并不是个秘密。曾经的息氏不论多么霸道无度,在那个民不聊生的时候,纵然天子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能力带领虚弱疲软的人民对抗这一头瘦死的骆驼。守城人为他打下了江山,保住了十年平安。而相对的,是守城人日渐庞大的势力。
 
如今,是收权的时候了。
 
守城人自然不会让他如...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十》

这章卡了好久……一个下午写了一千五。无语凝咽了。写的很难受。后天开始出门旅游要断更,正好集体大修改……打我没事儿,求不打脸。

欢迎订阅tag:all叶/江湖之远


圣旨发出第二天,皇城军就兵临了轮回城。不是霸图军——而是皇族亲兵。


皇族亲兵向来守在皇城,闭门不出。传言道天子揭竿起义前,便是纵情四海的浪客。这些兵将自其盛名未起时便守护身旁,而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富丽堂皇的旧太子的墓陵,也由这些人建造。这群传奇的人物,在天子即位后,便收归入编,成为御林军,十年来从未踏出皇城一步。


据言这些将士皆由天子亲手操练出来,十年的养尊处优似乎完全没有给这支队伍带来锐气...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九》

写了三个小时,才两千字……白白.gif。好歹写完了。哭着去吃早饭

好久不写,真的手生了(泪目。

欢迎订阅tag:all叶/江湖之远


再启程时已经换了好马,包子无论怎么也要和叶修共乘。邱非脸色不太好看,几乎称得上是面色铁青。叶修不明所以,暗自思索一番,只以为按照自己这后辈古板的个性,看不惯包子的做派。叶修自诩尚且体贴人意,拍了拍邱非的肩让他莫以为意,“包子一直是这样的,没事。”


邱非回头看了他一眼,面色稍霁,点了点头。再回过头时神色却比之前还要严峻,摧枯拉朽地瞪了包子一眼。而一向大大咧咧的包子也丝毫没有示弱,眼神交锋间,当真是天雷地火,一触即发。...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八》

最后那句话来自李陵的答苏武书。李陵也是一个让人难以评价的人啊…叶神的“子”是说皇帝。其实不恰当…嗯,苏沐秋十年前死,前皇子十年前死,皇帝十年前上位,叶神十年前出江湖。请往坑爹里猜。关键词“命”



他分明地知道这只是一场坎坷的梦境——但却忍不住沉湎其中。对邱非而言,那更是代表一段难以忘怀的苦缠时光。一段他恨不得忘记的,却又刻骨铭心的岁月。何以恨不得赔上身心去捧在神坛的师长倏忽间成了勾连外敌的罪人,而他亦被冷眼相加。对自己的孤立并非一日两日,但对叶修的侮辱却反让他辗转反侧。苏沐橙暗示他叶修要走了。



风和日丽也化作凄风冷雨,邱非清晰地记得自己在冷硬的木板...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七》

包荣兴给从床里扒拉出来的时候,天都还没亮呢。月亮收敛了漫身的冷光,只悄不吱声地隐在云层里;黎明前的天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反倒是叶修的眼珠子亮晶晶的,像盏小灯。包荣兴一向睡得天昏地暗,叶修在对他的睡姿从头点评到脚都没能醒来,直到同行的莫凡忍无可忍,把他拎出被窝才睡意朦胧地睁开了眼——“哎哟老大早!”


叶修笑眯眯地捂了他的嘴,让他收拾行囊去。包子只觉莫名其妙:“说好的说走就走的旅行呢?”


叶修和莫凡动作一致地抱臂站在一旁,看包子忙得团团转——衣服是必须的,武器“暗器”更不能少,梳子之流落下也不方便……统统裹进包袱。


莫凡起得更早些,早在午夜之时便...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六》

这一章揭露了一些东西但也暴露了我很多不科学的设定(。)趁没后悔赶紧发。原谅作者的智商TAT…觉得不合适请务必告诉我QAQ很隐的伞修
明天最后一天考试求祝福A
上篇答案是心脏手残喻队长哟=3=

徘徊又晃悠许久,忽然听见吱呀一声。推开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傀儡人,还不足人膝盖高。

男子的声音悠悠地传来,当真似远又近,欲说还休。他的声音温柔又清澈,只是带了一些病态的沙哑。

"你是谁?"

"我并不是你在等的人,我是谁怎然也不会重要。"

孙哲平翻身下马,也不拴上,只凑近马额说了两句,就跟上前去。张佳乐自也下马跟随,只是不知为何就慢了两拍、脸色不太好看。藏青色的骏马衔住另一匹马的马缰,拉扯着对方守在扉前。...

《【全职/平叶】江湖之远-5.5》

平叶初见番外。叶修生贺。涉及一点点前因。正文all叶就蹭个tag。
温暖冷cp!又名老师有人耍流氓(并不是
月考完了的鸡血。希望喜欢!

息氏王朝建成第三个甲子,藩王乱,寇贼出。流离失所,饿殍载道。于是揭竿而起,应者云集。三个月,战线便从边境推到京城。战守迁皆不及施,圣人退居陪都,避其锋芒。

北寇生性凶恶,身强体壮。其中但凡成年男子,能高中原人半个头,人人都是骑射的精英,毋需提那许多力大如牛之徒,驭兽为手目之辈。

江山寥落。朝廷广散英雄榜,销了修武道的禁令。一时间百花争放,百舸争流。一个武人与一把神兵,可护得一座城。但北人亦派出猛兽凶禽乃至毒物,以此相抗。

孙哲平那时是衙门里年轻的差役,随手揭的英雄榜也不...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五》

进主线了!爽!刚才想到,我这才是真•tag欺诈…(默
有点断,这样的跳视角应该只这一次。话虽如此其实写的很嗨,懒得整理了,有人愿意数我的用典吗(。古文用词求不深究…
关于喻队的杯碟,前文里我添了段解释,不碍观看。

……四月十五,颁荣耀丹礼一书,皇帝诏书大江南北,"要塞廿城,边隅十许城,凡录于军册者,按书封位。各队六品以上官职变动,圣人亲鉴,不得有慢。江南王叶秋之弟,即兴欣叶修,年少从军,才勇可感。念其年近而立,特诏之回京,封御前近卫,从二品,愿礼之以太傅。"

苏沐橙,去找叶秋?

苏美人之名倾尽王朝二十洲,同时著名的还有她护短的性子。能指使她出手的,也只有叶修一人。叶修情况暂稳,也许是她心知在这件事上她没...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四》

韩队上线。终于(要)进主线了…没错这玩意有主线!无智商无文笔只为苏叶神。
三次元关系我本来更新就很慢,但这次期中考位比掉了百分之五十…哭晕在厕所。不敢保证更新了,总之不坑吧。我都这样了,来留言呗?QAQ

张新杰站在榻旁,难于发力,好不容易把几乎掉下床的叶修捞回去,干脆横下心来,跨坐在叶修身上,俯身去按肩颈。

叶修一想到韩文清也要来凑这热闹,又想想逃不脱的一通解释、扑面而来的责怪与愤怒,自觉形势之危急,可比目不识丁却被私塾先生逼着对对子,当真恨不得一死了之。韩文清这名字也取得真妙,听着名是个文雅的儒生,看着人觉得是个冷情的莽夫,却长了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一副性子。韩文清其人,要当真对谁上起心来,甭管是...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三》

写起大眼就停不下来…本来的纲全拆了…我这原因出的也太欲语还休了,看不懂请留言,我能修的修…不能的…我打备注!(
叶修的诗是我以前糊的。本文暂定无cp结局。因为po主自己也没想好叶神该给谁(。有想要cp的话请告诉我。
all叶。也会打当章具体tag。
没有文笔也没有智商。一切苏叶神优先。

他在梦里得遇故人,韶华风采,风华正茂。他得以忆起十三年前的灯节,初入江湖的时光,他与人潮一同流淌,烟火迷离,笙歌树影,抵不过粗布衣衫掩不住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漫不经心递来的一瞥——

于是惊醒。探手枕下,冷汗浸湿了一片。

叶修想笑。干涩的嗓子却化之为一句干咳,伸手去探榻旁的陶瓷杯,反把杯子撩到了地上。楼里静了一刻,又有锅碗瓢...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二》

第一章分了几次发,请务必重看保证没有缺漏。我以为这章能出原因,可没有…手机打文虐死了。翻滚求留言求小伙伴。
all叶。也会打当章具体tag。
没有文笔也没有智商。一切苏叶神优先。

灯节第二天是不拘礼节的,向来如此。想也是,前一日闹得太晚,纵然是兴欣寨的诸位,也没了一早起来练武比划的精神。

就连一向作息规律,早起晚睡加练的罗、安、乔三人,也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可见一般。

乔一帆梳洗过后,也不指望另两位不近庖厨的书生,积极主动地把缸里的水打满,就捋起袖子进了厨房。他只是粗通厨艺,正琢磨粥煮多少合适,就看见安文逸撩起门帘,走了进来。"借个地方。"

安文逸手中攥了一个包得极其严实的小包袱,熟门熟路地觅了炖药的巴掌...

《【全职/all叶】江湖之远-一》

叶修用烟枪,但抽的不是鸦片。对小乔态度那么好有理由。第二章出原因。
all叶。也会打当章具体tag。
没有文笔也没有智商。一切为苏叶神。

这是江南嘉世城扬名天下后的第十年,也是嘉世改名兴欣的第一年。嘉世由他而起,亦由他而灭。嘉世不会倒。

但神不再有。

嘉世城从此一塌不起,嘉世人从此再不如昔。

1
乔一帆找到叶修时,对方坐在城中最高的楼上,那是曾经嘉世的楼。叶修盘着腿倚在檐上,叼着从不离手的烟枪,留给他一个烟雾缭绕的侧脸。

乔一帆没有作声。他向来不去猜叶修的想法,好像他真的猜得透似的。他只是低下头扶上剑,为此时身无寸刃的叶修做最基本的守卫。

"小乔,上来。"

叶修的声音有点闷,他含着烟枪说话时,一向是这个样子的...

© 落幕/Powered by LOFTER